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媽媽的手_回溯療法

(此一案例,以手掌凝視法導入催眠,以症狀的連結做情感橋樑來回溯。)

(原文本發表在台灣臨床催眠師論壇。現編入催眠治療師訓練手冊中「回溯療法」章節。)

媽媽的手_回溯療法

幾年前在工作坊裡,有位學員在課間休息時上來輕聲尋求催眠協助。她說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無法愛她的女兒」。她明知道不應該但是她就是沒有辦法控制─她會打她的孩子,事後又很後悔(會抱著孩子痛哭);但每當看到女兒做錯事情(功課寫錯字,讀書考試不理想──她不讓孩子做家事,只要她專心讀好書),或是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就一肚子火上來,忍不住開罵,而女兒反應慢些她的大手就揮過去。

這是個在外地的兩天工作坊,當天課後我就要回到我居住的城市…,我跟她說我想想,下午的教學活動看是否能談談這樣的主題。

她的陳述句像是『我就是沒有辦法……』『明知道不對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滿明顯是個信念層次的問題;而她一邊說話時一邊緊緊地扭著手指頭(用一隻手很用力地扭著另一隻手的手指頭)。這些話語和身體流露出來的訊息讓我有些聯想。

通常有著不合理且伴隨著強烈情緒-信念,和情緒-行為反應模式 (pattern)的情形,跟過往、早期經驗有關(創傷、烙印)。(也許有人會想到,或者放寬納進來更過往的時間─也就是前世─的觀點。)那裡頭有著很深的怨和恨,一些沒有化解掉的東西。當她在打她的小孩時,她不是她自己。(那麼那時她是....?)

下午先帶一個團體的放鬆和淺回溯。我注意到她已經進到了一種狀態(當她之前出來跟我述說這種苦的時候,她的狀態已經在醞釀著了)。就直接邀請她出來做一個示範──手掌凝視引發催眠的小方法。

『放鬆,沈入你裡頭更深……感謝你出來,這是個好時機,你為你自己準備好了……。我說的你,是裡頭那個你,……對,讓它出來……。(她的身體開始振動…)借用你這裡(我說到這裡時,我慢慢伸手往她的身體中線前進,注意到了她的左手產生自發性的抽搐。這裡我沒有說「這裡」或「這個」是什麼,我讓她身體的「那個」自己出來)。(她的左手一邊抖動著一邊輕輕往上移動到我的手,這是潛意識運動模式,有點像

是手臂漂浮,但不是。我接住她的手時,立刻翻轉過來讓她的手掌心對著她的臉她的眼)『看著這隻手……,望進去…』(她的眼神渙散,變成一種隧道視覺的狀態,臉上表情開始變化,哀傷……。我知道會引發一個年齡回溯,她的表情和身體動作開始產生年齡倒退的伴隨現象,身體開始縮了,淚水滑下來低落地板,眼神有退縮恐懼)『看到什麼?』我柔聲問。『媽媽……媽媽……』她開始哭泣,聲音也像是個小孩子。這是個真性的年齡回溯,她的心智狀態和記憶都回到當時。(假性回溯時,會用自己平常的音調和知識水平描述過往的回憶)『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xx?』我喚她的名字。『媽媽在打我,說我笨……」嗚嗚噎噎的哭聲迴盪在教室裡。大家的心都揪成一團。

那是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女性也沒有地位。一個富家女嫁給一個窮小子,娘家沒有祝福,生活困苦下,生的女兒又不受夫家公婆的喜。一個世代裡一段悲歌。小女孩不知道她犯了什麼錯,整天裡畏畏縮縮的擔心害怕媽媽突發的脾氣,爸爸生病了,祖母在辱罵著這個有沖剋八字的媳婦。

努力要在課業上表現的女孩子,努力要多做家事表現認真的女孩子,灰色的童年,暗地悲泣的聲音。那聲音就是此後魂縈夢繫深藏心底的,一個早期的決定( earlydecision )──一個吶喊的聲音、一個立誓。女孩長大了,嫁了個溫和的先生,不幸的是個大家庭,同住的有兄弟妯娌,還有對一樣重男輕女的公婆。然後,她生了個女孩……

嗚嗚咽咽地,我讓她說出來。接下來讓她跟她的媽媽說話──說出一些她不敢講甚至不敢想的心裡的話。那些怨那些心傷,那麼的痛和那麼的恨。 (這些怨和恨要讓她有機會宣洩,不然會成為一個『被遺棄』的部份。被遺棄不是不見了,而是會壓抑在更底層,成為一個宰制的力量。加上我們的教育和社會觀念助長了不能批判父母的觀念,使得她對她裡頭這「真實的情緒」又貼了標籤更增添一個自我批判──我好恨,但我不可以恨───所以我不應該,我是個壞小孩。)

她學到要讓自己乖──讀好書出人頭地(讓媽媽在家裡可以跟著抬頭),但他也學到這是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價值──要讓自己有價值,能被人愛,我就要有表現,要認真,不能懈怠……

我繼續讓她說出這些,包括對媽媽的怨(和疼惜)、恨(和不捨),在某個深層的連結裡,她與她的媽媽,媽媽的媽媽,女兒的女兒,同命一體。

很深的原始 (primary) 負向情緒有兩大類,悲傷和憤怒 (sad and anger) 都需要宣洩。要能夠「允許被表達」。好像 Gilligan 有類似這樣的話,症狀是一種表達。當裡頭的東西不被表達時(這裡也同時意味著「自己不接納那些」,把那些視為是罪惡污穢的。底層在厭憎自己的那個真實的情緒。)但生命是流動的──除非它被卡住。試圖要努力掙脫表達出來的,仍在,於是就有了症狀……

接下來我讓她成為她的媽媽,去講媽媽要跟她講的話(她媽媽已經過世了)。(解釋催眠的理論與模型中,有一個是「角色扮演」說。而確實在催眠中我們可以讓個案去進入一個角色。)去設身處地身處媽媽的那個年代,那樣的傳統家庭裡的媳婦的為難…體會到媽媽的痛苦…?

更多的淚水更深的憐惜。當她伸手摸著女兒的頭髮(個案成為媽媽,那隻手成為撫慰女兒的手),當她說出『 xx,媽媽一直都知道你是個好女孩,媽媽都有看到你的認真和努力。媽媽對不起你……你是媽媽的乖女兒……』

有些深沈的愛在場地裡流動,靜默的張力。我讓她(媽媽角色)抱著女兒(她自己),深深地抱進去(雙手緊擁著自己胸口心窩)。她低低的唱一首兒歌,搖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