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催眠不只是催眠─幫助昏迷的家人

催眠不只是催眠─幫助昏迷的家人

(這段文字是2010年催眠課程的學員,記述她使用催眠來幫助昏迷親人的過程。)

 

我的哥哥因病昏迷住進加護病房急救,當時醫院也發出了病危通知,醫師判斷救回哥哥的機率極微,那時我正在學催眠,我請教坤楨老師,催眠能否為我哥哥做些什麼?老師知道了我哥在昏迷狀態後,告訴我:「那可以的,若拋開催眠的字眼,我們不也是要讓人進入潛()意識的狀態嗎?」於是我先從醫師那邊進一步瞭解他的病情,在每一次探病時,透過呼吸同步與他說話,(當時他需靠呼吸器維持呼吸),讓昏迷中的他、失去意識的他,能在潛意識中感受到家人的支持與關心,並對他說些能引導他細胞修補與活化……等話語,那時坤楨老師有提到可以說說有關蚯蚓和海星可以再生的事情,於是我將它們放進我和我哥的說話內容中,將它們的再生功能與故事放進小時候的回憶中,小時候受傷時的傷口也會復原…..等等,不斷的強化人體也具有再生功能的事實;也將大自然瀑布那澎湃又源源不絕的水源放進說話內容中,希望能引導血管的阻塞症狀,同時也將周圍環境與醫師、護士探視的的部份轉化成資源的引導;還有老師也有提到,如果病人有宗教信仰,可以適時的加入引導語,於是也將他的信仰放進引導中,那時他的病床靠近頭的上方有一盞燈,護士說:大部份的時間都會讓它亮著,於是將燈光聯結到能量,聯結到他的信仰,透過燈光會帶來的熱度,強化信仰會為他帶來什麼。許多次和他說話的同時,我將我的手放在他手背上或握著他的手,讓他感受除了聲音以外的引導,透過觸覺讓他感受到支持與陪伴,感受到溫暖與流動;後來他終於清醒過來了,感謝醫生和護士的細心照顧,感謝坤楨老師的協助,更感謝菩薩與天父的守護,感謝當時為我哥祈禱的朋友們。

 

在我哥昏迷階段無法自行呼吸都是靠著呼吸器維持呼吸,當他恢復意識後不久,院方告知病人必須轉到民間的呼吸照護中心,在中心的時候,我哥因還需呼吸器所以無法開口說話,只能用筆跟我們交談;他寫下護士告訴他的話:護士說我能活下來已經是一件不簡單的事了,不過請我要有心理準備,可能需要在這裏躺二、三年,也有可能要一直靠呼吸器;我看著流著淚的他,想到老師說的話:我們每說出口的話語都可以成為對方的祝福,或是成為另一種的殺傷力;當下我先同步了他的心情然後說:『你有沒有覺得你能醒過來是個奇蹟?』他點點頭,我說:『你一定聽過有一就有二與好事成雙的成語對不對?』他也點點頭,我又說,『你也知道神明守護著你,讓你醒過來對不對?』他同時點頭,我接著說:『所以你也一定會很快在神明守護下恢復健康,對不對?』他點著頭時眼中帶著堅定看著我。

後來我哥在呼吸照護中心只待了二個多月就出院了,所有的醫護人員和周圍的人都十分訝異,竟然只需要二個月就能出院了。

再一次感謝坤楨老師的指導,讓我在我哥生病時能為他盡一份心力。

也謝謝坤楨老師,讓我親身體驗到催眠不只是催眠。

 

 

JimLing補充:

這篇文字子讓我感動,這也是我喜歡並且持續做催眠訓練的動力─去看到一些人的改變,以及所散發的善的影響。

 

這個例子──「催眠不只是催眠」─說的真好,其中用到了多重的策略。而催眠,真的不只是催眠!

 

Flora2010年夏末跟我學催眠的學員,剛進入學習沒多久,她跟我提到她兄長的病情。而在催眠教學的期間,我們也討論了一些可以運用的概念與方法。

 

同步是最基本的,與人建立潛意識連結的方式,也是我們催眠課程第一週就要練會的技巧。

 

在第三週與第四週我會解說「睡眠中的催眠」─要跟「已經睡著的人」的潛意識溝通,給予暗示並取得(對方潛意識的)反應。我們學員中有好多位都能夠做到成功的「睡眠中的催眠」。

 

因此我認為就算是重症昏迷、無法與外界發出溝通訊息的人,或看似「沒有意識狀態」的人,應該也能與他建立潛意識的溝通管道。

 

之前我有一位學員是在安寧病房服務的護士,也曾經跟我說到,她運用催眠除了在止痛、舒眠方面有很好的效果之外,她也確實發現昏迷中的病人能夠知覺到她的接近和說話(該病人的呼吸模式會改變)。

 

在這個基礎上我建議先用呼吸的同步來跟「昏迷病人」建立起連結。

接下來就是關於「復原」「康復」的部分了,

 

這個例子用到了多重策略:隱喻暗示、能量的引發與連結(生物體的再生能力)(大自然的水與能量)(光與神明的護佑)、信念重組(駁斥舊有的限制信念,使用例外或反例…)等等。

 

在語言的影響力方面,「祝福或詛咒」是我曾在課堂上說的概念,而Yes set─用話語和問句,以取得對方連續幾個的同意,是一種有效說服的方式。Yes set 可以參考一位大陸學員的心得─她在百貨公司用語言模式以超低價買了一件貂皮大衣的過程。連結請點此。)

 

然而,在超越這些「技術」和策略的整合之外的,我認為也是最最重要的是,Flora對親人的愛,以及對於心靈力量的真誠信心。

我們看到一個好的療癒者的核心精神!

超越技術,回到「心」!我想這一篇「催眠不只是催眠」要說的就是這一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