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學習催眠─整合創傷,邁向內在的旅程

JimLingTeresa在一家知名的通路業服務,身兼區域督導與高階培訓講師。學習催眠對她來說是一個很新鮮的經驗。這是她在2010年九月份高雄班完成催眠師課程後寫的心得。除了能在字裡行間,感受她成長與蛻變的喜悅之外;我很欣賞的是,裡頭有不少經典名句,很能體現我們這課程學習的精神。

催眠師認證課程期末心得—Teresa

學催眠對我來說是一個意外及改變,在過去我對催眠有著很深的抗拒及排斥。

但在去年一位好朋友幫我做了一個催眠的放鬆,讓我有點震撼原來催眠不是讓人失去意識受人操控的,它可以讓身體變得這麼放鬆、這麼舒服,讓長期處在壓力及焦慮下的我重新認識什麼才是真正的放鬆身體,催眠這兩個字在我的心理產生微妙及好奇的感覺。

有時人生就是這麼奇妙,好像你接受了一件事,它就像磁鐵一樣不斷靠近你,有些時候讓我不能不相信凡事冥冥之中似乎真的自有安排。

所以在這位好朋友的邀約下,讓我再次鼓起勇氣參加這次的催眠師認證課程,因為有她在我才能感到有安全感。而且我也想真正認識什麼是催眠,只是我很擔憂我對催眠完全不瞭解,我有能力參加一個催眠師認證資格的課程嗎?

而這些疑慮在第一天的課程放下了,因為幸運的是今年原本只是單純到四維學習NLP,沒料到會連接著上催眠基礎、自我療癒、隱喻的運用到冥想設計,剛開始我的意願並不高,不知道學這些要做什麼? 但總在黎明姐的一句話:「這些課程去年就已經爆滿名額了,剛好臨時有人退出,才有機會後補上,而且我第一個就先想到妳哦~。」

就是這句話被黎明姐催眠了!真是感謝黎明姐及我身邊所有的貴人及老師的教導。

當然最要感謝的是我老公一路支持我上這麼多的課程,而且我發現他比我更會催眠,每次幫他做完催眠或跟他分享我的催眠經驗,他會開始告訴我那裡可以用什麼方式、要注意什麼事,聲音應該怎麼表現,最重要的是我要怎樣把催眠生活化,不是只有躺在那邊催眠而已。

~~我懷疑他前世是個催眠師,鼓勵他明年要不要上老師的課~

第一天的課程老師問我們:

1. 為什麼來這裡學習的目的!?

2. 你想要的目標!?

*你為什麼來這裡,你要去那裡?

*試著這八天是否可以在你人生有個轉淚點,解決一個大的議題?

你越勇於面對和釋放,就越快被療癒。看清楚你曾經受過什麼痛苦,才有辦法把它們釋放掉!

這八天的催眠課程確實重新帶領我走上新的路程,讓我有勇氣及願意去面對內在的恐懼,並讓我重新承認、接受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慢慢的練習放掉我執。

兩年前曾鼓起勇氣參加一個某一位講能量與靈魂閱讀的老師的心靈課程,我上台第一句話就問老師: 「我是誰?

老師要我問實際一點的問題,我接著就問他,為什麼我的父親那麼善良的人會那麼早的離開人世?

那老師回我一句話關妳屁事!

(那時我自卑的性格浮現上來,硬把這句話吞下去了,但這句話讓我很受傷,整整七堂課不再提問自己想了解的問題!在後來我發現一向敢發表意見的我,要舉手前總想很多甚至不問了,同事也發現我在會議上變安靜了!也察覺在四維上課,每次上課想發表感受,總考慮很久甚至放棄。)

或許那老師覺得說的有點過火也或許怕無法再回答我的問題,要我下台先看別人的問題或許就能找到我的問題。接下來每一次別人的家族排列,老師都我叫我上去扮演一個代表角色,雖然不願意但還是尊重那老師的安排,因為我很配合進入扮演的那個角色。

每一次我都站在旁邊一個位置看著,當老師一下指令後,身體不自覺想做一些動作,但我是完全在清醒的狀態因此會去抗拒它,直到老師說順從身體的感覺走,身體好像得到一個合理的理由去執行想做的動作,甚至去踹同學的肚子,看到她被我踹的肚子痛,真的很過意不去,為什麼上課要上的這麼難過,我們不是要來接受療癒的嗎?為何都在做一些不願意的事呢?把創傷引出來,無法獲得療癒卻掉進另一個漩渦裡。難道這是催眠的精神嗎?

慶幸在凌老師的這次課程當中讓我解開了對催眠的誤解,原來意識跟身體是可以分開 ,這是一種催眠解離狀態。

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而催眠在一個開放的、有意願的心理架構上才容易成功在催眠中你的意識是清醒的」但同時那清醒的意識並不妨礙著我們另一個層次心智(潛意識)的運作而我接受「暗示服從」的指令,身體才會自主的行動。所以催眠不是意圖操控別人,而是我開放意願被催眠,催眠才會成功

在第二週的課程裡老師談到:「有意願改變,催眠治療才會成功。」碰到防衛強得先退回一點,不要做任何意圖純放鬆、不要搞鬼、不要設計,好比種子已經種下去需要時間發芽,中間有好的給他再設定,建立潛意識的關係。特別是面對不願被催眠的人,可以假藉做這個人來讓他鬆懈達到催眠他的目的。

初學催眠回家需要練習的對象,當然找老公練習,剛開始他不願意,第一次他沒進入一直閉著眼睛看我在搞什麼鬼,心想我一開始對催眠也很防衛,直到朋友幫我做一個催眠的放鬆才開始鬆動。所以前面幾天都只是為老公做單純的身體放輕鬆,接著再加入漸進式的放鬆,慢慢的再來個眼睛定點凝視,再加長一點小人下班放鬆法,最後他開始當起大師指點我了….

創傷的整合─背後沒有清理乾淨,就會一直有重覆的議題

創傷在身體、療癒也在身體,情緒需要被釋放!而內在直覺指引方向,外在表徵會呈現出來。

我對童年的記憶幾乎是完全不存在的,現在知道它只是被隱藏起來沒有消失,潛意識都原貌的幫我存檔著這些感受與情緒,在等待適當的時機把它放映出來。

所以這麼多年一直在探索「我是誰?」「為什麼我一直在遇到這麼痛苦的事?」,在這裡我找到答案,

我們最早的源頭沒有被清理、清掉的一塊,會用另外一個碎片再來。徵狀重覆一再發生,深層生命的議題,在尋求療癒、尋求整合。當我願意並有意識地重新經歷童年時的經驗與創傷,才能再度敞開心中的城堡獲得釋放,並療癒及整合自己。

聲音是催眠師很好的工具!

當聲音從錄音筆放出來時,才認識自己不同的聲音。

拿麥克風講話對我來說是一件困難的事,因為感覺被約束住,在公司授課十年我從不拿麥克風,因為我的聲音夠宏亮,整個教室都可以聽到我的聲音。沒有麥克風可以讓我自然的發揮,甚至不用照著講義走還是可以發揮課程精髓,可是只要一拿麥克風,我的腦袋就會變得空白心跳加快,臉頰、身體開始發熱,緊張有點結巴,感覺像是僵住了一樣,無法順暢的表達想法。

當要做小組的結果發表,伙伴們要我上台拿麥克風發表時,我整個人有點愣住不知該不該接受,怕搞砸大家的作業。還好已經接受三週的訓練課程,而且老師告訴我們在NLP裡「沒有失敗,只有回饋!」所以我決定接下這個任務。

當老師稱讚我的聲音已經具備一個催眠師的聲音,我很訝異原來我還擁有另外一個聲音,而且自然不用假裝,可以這麼穩定、緩慢的表達。(原來我的講話速度非常快而且高音度,再加上若拿著麥克風講話就會卡住。)經過這一次讓我找回自信心,現在一拿麥克風好像已經下了心錨一樣,整個人及聲音變得沉穩、柔順不急燥,像是進入催眠一般。

(11/30日公司年度全省店經理高峰會裡,有一段是我需要拿麥克風做旁白介紹南區發表的作品,聲音的柔順流暢不會感到緊張,大家都說這是我的聲音嗎! ~~是的,這是我的聲音,只是手還有點不習慣如何擺放。)

真是感謝我們小組伙伴的成全,尤其Flor發表前幫我下的心錨”回到身體的感覺”。

人人都會走向他內在的旅程

在第三週我因催眠進入了一些狀況,感 謝 老師幫我做了一個內在旅程的引導,

*向前一步à再向前一步à一直往前走一步 ( 腳步要放慢、要用身體去感覺)à再往前走一步!

向前每走一步,妳知道妳已經開啟妳的新的人生道途旅程!

妳願意接受每走一步,更增加妳的信念,給妳勇氣、力量。

記住你每走一步的堅定,記住這個感覺。(想像一條路&一條線把它收起來,放在身體的記憶。)

現在當我猶豫不決或茫然時,我會先讓自己停下來,然後起來走一走,不過每一步都讓自己更緩慢去感覺現在身體的感覺。

讓我的靈魂可以跟上身體的腳步,也會覺察身體的需求與它配合,如果理不清就乾脆放空,就像艾瑞克森說的:讓聰明的意識減少干預,讓更有智慧的潛意識來接管。這一段的領悟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幫助!

要催眠別人先催眠自己;催眠是一種禮物,學會如何贈送出禮物!

第一次臨時為四個人做「手指變長」並植入信念的力量,那一份的成功經驗,同時好像也在為自己植入了信念,「我真的可以做到!」

第二次上課為學員所做「信念的力量」運用手指變長,及「三年後的我,想要有什麼不同?(或改變?)─在各領域裡?」。當時完成沒用稿子(給老師的稿子文章是後來整理出來),我整個人完全不一樣,而教室的氛圍及所有人主動,每個人包含我都進入一個催眠狀態,讓我體驗到要催眠別人之前要先催眠自己,我很興奮原來我真的可以做到,而且每個人的臉都變亮了感覺很開心。

也藉由這次的報告,讓老師指點我比較是用「認知指導」的取向來做。(走權威派的風格和模式)

是他的地圖還是你的地圖 ? 誰要的結果?

讓我覺察到不管在工作或家庭的溝通上,我總試圖把我認為的看法,要去改變別人的想法,常以為為他們找到很好的解決方法,卻發現原來只是在滿足我的成就感。

而在這個 權威感”的背後我看到一個隱藏的情緒,一個”自卑”及想證明”存在價值感”的情緒,而這個情緒來自於童年的創傷所形成的。更讓我在此刻體會了在NLP的前提假設裡”任何情緒都是一種推動力”, 雖然不是快樂的,但它讓我努力、認真在人生道路往上爬昇。

催眠喚醒我們與內在連結

剛開始學催眠只是單純想做自己的心靈療癒師,幫助自己改變。但在四週的課程訓練下,更深刻的體會到生命中不完整的地圖,需要一塊一塊的拼湊完成,雖然有時它會像一個調皮的小孩跟你玩躲貓貓,有時它會寄附在別人的身上等待你發現。以前面對痛苦的第一步就是抗拒、逃避或假裝看不見,現在我運用在自我療癒課程學習的,”順著身體的河流,讓它自然來、自然的流動!不去想、不分析,也不去控制,我只是保持覺察,不讓它失控掉”。近來,我發現我的肩膀不再那麼僵硬,胃比較不會悶痛,呼吸也比較順暢! 遇到事情”轉念”的時間變得比較快了。

不做澄清、不做治療、不做建議

開始把重心放回到自己身上了,回到自己的中心,走自己的道途。

一次次地透過接觸,檢驗自己與人的關係;也學著透過認清自己,放開一些對他人的期待和要求……不做澄清、不做治療、不做建議,是接下來我在學習的內在功課。

也學習如何從覺察到覺醒,期望自己未來可以協助引導別人覺察到自己內在的中心!

今年能一口氣上完整的課程(NLPà自我療癒à冥想設計à催眠)我是幸運的人,感謝老師的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