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八天的催眠在學什麼?好多好多…

JimLing:這是2005年暑假在中壢張老師開辦的國際催眠師認證訓練課程,一位學員的期末報告。作為一個優秀的探險體驗教育PA的引導員,他讓催眠成為一個更有效的工具。文中對於四個週末的訓練主題有很好的紀錄。

四週的催眠課上完了,感覺好快,好快,總覺得有很多還沒有學,當要開始打這篇報告的時候,還真不知道要寫些什麼,天阿!三千字!好長阿!JimLing註:是的,我們規定要寫三千字以上的期末報告,以及累積至少十人份的催眠個案紀錄。)我想還是就寫一些學催眠前的觀感,學催眠時的經過,和學催眠後的想法吧!

我為什麼想學催眠呢?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應該是覺得學成後,對於自己的未來,可以有很大的幫助吧!記得好幾年前,馬丁催眠秀來台灣的時候,曾經引起一陣催眠狂熱,更早之前的暢銷書前世今生,我還曾經仔細的拜讀了好幾回,對於探索催眠的心,早就已經深深的植入我的心裡,有這麼一個好機會,當然不會放過啦!催眠…一個古老且神奇神秘的技巧及藝術,催眠技術的歷史,或許已經不可考,催眠的技巧,卻始終那樣神秘,真的很想藉由這次的學習,能為自己的人生拓展更多的領域,也期望自己能幫助更多的人。

上完第一天的課,對於催眠的認知就已經有很大的改觀,總以為催眠是毫無知覺的,任人擺佈的,似乎跟以往的觀念,有一段落差,原來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催眠師只是一個引導意識的人,催眠的過程,並非毫無知覺,甚至可以更容易感覺週遭事物的變化,說真的,第一週的課有點令我失望,漸進式放鬆,速度很慢,感覺只是一般的放鬆,好像沒什麼成就感,老師說要先打好我們催眠的基礎,漸進式放鬆可以將催眠的基礎打穩,練好催眠的內功,接下來應該就是學習一些催眠的觀察,這個我覺得還不錯,把觀察學習好,對於什麼時候該下什麼樣的引導語,相信有絕對的幫助。(註1

第一週的練習,由於剛好正逢暑假,有很多救國團夏令營在舉行,帶活動的工作人員,成為我最好的試驗對象,大多數的人對於催眠認知,跟上課之前的我差不多,所以不大願意嚐試,在半推半就之下,有幾個比較要好的,願意來試試看,催眠過後,感覺很不錯,很舒服,精神比以前好,睡眠品質明顯提升,一個、兩個、很快的,開始引起排隊的風潮,幾乎每天晚上都有人希望被催眠,我在想大學生的冒險精神確實很強JimLing註:我的經驗,大學生是最容易進入催眠的族群,每次受邀去大學演講,只要台上擺上幾張椅子,隨意邀請志願者上台,都能得到很好的反應。),有了那麼多的催眠個案,很快的也把漸進式放鬆的稿子丟到一旁,開始練習用一些自己的話來催眠,感覺更能夠掌握個案的情況,事實加一些鼓勵的話,感覺還不賴,因為受催眠者的反應還不錯,還有要求在睡前集體催眠,效果也是很不錯,所以當然也很期望第二週的課程。

第二週的催眠課印象比較深的,應該就是大衛愛爾曼催眠法,速度比漸進式放鬆快多了,大約5分鐘就能使個案進入催眠狀態,快速催眠深化,令我感到驚奇,第一週練的基本功,確實得到一定的成效,我覺得最有用的,應該就屬於觀察了吧,觀察一些受催眠者的生理反應,可以給催眠師更多資訊,也更容易了解受催眠者現在的狀況,對於引導的方向也更容易掌握,配合一些催眠能力測試,使個案更容易進入催眠狀態。(註2

課程上完,當然就是回去練習啦!大衛艾爾曼的方式,還真的給他有點不習慣,我想是因為催眠的方式比較權威的關係吧,漸進式放鬆比較容易得到信任,大衛愛爾曼很明顯的是在催眠,感覺初次接受催眠的人會比較有戒心,不容易進入狀況,還好前一週的催眠得到熱烈的迴響,所以有很多機會可以練習,配合的意願也很高,成功的機率也相對的提高,也開始利用催眠前溝通,依個案的狀況,選擇催眠的方式,我覺得催眠前對話很重要,可以真正了解個案的需求,選擇催眠或深化的方式或是冥想的情境,可以更容易使個案進入催眠狀態,或是得到幫助,練習過一些比較基本的催眠法,開始加入一些老師上課提過的催眠或深化方式,例如甩手、推背、隧道、漩渦,可以明顯的感覺自己的手法越來越順,也會找一些比較熟的同學相互討論,心得交流,感覺每個人的成長都很快。

學催眠後的第二週,感覺自己也變得有些不一樣,我試著做自我催眠,回想一些往事,最讓我驚奇的是,那天我竟然可以背得起來小學同學的姓名跟座號,現在想想……那些記憶似乎又模糊了……,上課前我有晚上不能深眠的問題,在學了催眠後有明顯的改善,每天早上起床變得更有精神,心情變得異常得平靜,似乎正開始學習用更多不同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

第三週的課,我們開始做回溯(註3,之前看到有些同學在回溯時,有些負面情緒的引發,坦白說,負面的情緒引發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因此我對於這類的問題特別有興趣,每次看老師在引導一些負面情緒的同時,我也特別認真,我知道,這一些負面的情緒一定要處理好,在催眠中帶回這樣的感覺是不大好的,就很像有時候做夢一樣,如果是美夢的話,早上起來心情會覺得很好,如果是不舒服的夢,一整天都會覺得怪怪的。老師也知道這個問題,所以先教時間線回溯法,在時間線的過程中,接受催眠的深度並不是很深,而且容易解離,正符合我們的需求,配合一些練習跟深度測試,第三週的課也告一個段落了。

第三週的課上完,我當然要趕快練習啦!反正個案很多,可以好好的練一練,在課堂上聽老師說時間線可以回到前世,也給他小試了一下,根據老師上課中給的提示,利用時間線,經過一道光,可以回到前世,還有人類在童年時期,比較容易有前世的記憶,於是我先用時間線,把各案帶回到大約幼稚園的時期,在利用看著時間線更早之前的盡頭,感覺盡頭的光,帶個案穿過去,結果,真的耶!我真的成功的把兩個學生帶回到了前世,利用觀光的方式,帶著個案稍微看了一下,個案的感覺都還不錯,也試著做一些集體的放鬆催眠,大衛艾爾曼的方式也小練了一下,感覺自己的功力,正在隨著催眠的次數與經驗增加當中,也試著融合各種方法來做深化,甚至是解決問題。

比較值得提的是,剛好遇到兩個都是失戀的個案,希望能夠藉由催眠來放鬆或是淡化,看到個案想面對問題的決心,我考慮了許久決定試著解決,先將個案催眠然後直接帶到問題發生點,讓他重新再看一次畫面,帶個案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利用畫面變慢和拉遠,最後讓畫面變成一個光點,將光點裝進箱子裡面,在利用釣竿把箱子甩到看不見的地方,緊接著引導到一個草原做冥想,感覺大地的能量(註4,做充電的工作後帶回,個案的反應很好,覺得很舒服,短短的30分鐘,竟然能有如此大的轉變,天啊!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個案已經連續好幾天失眠,當天晚上卻睡得非常舒服,頓時我覺得催眠真是太不可思議啦!(為什麼我上次失戀沒有人幫我催眠)

第四週上課,在課堂上分享催眠經驗,助教對於我解決失戀的過程有些質疑,助教認為我用的方式,有牽扯到一些治療的行為(註5,對於目前的我來說,那是不適合做的,其實我也分不清楚什麼才算是治療的界線,我只是想幫助個案,讓個案會更好,至於治療方面,我想我不是醫生,所以不能治療,只能做深層潛意識溝通,或是引導個案換一個角度去思考事情。

第四週的課,主要是在做前世回朔,時間線,情感橋,回到前世要做的事,或是應該做的事,在最後一週的課,我更了解了回到前世該做的事(註6,在課堂中練習的時候,老師發現了我一個很大的缺點,我也立即改善,我想是因為我比較不希望個案有些負面情緒的反應吧!所以之前在面臨個案負面情緒引發的時候,都會想要馬上帶個案離開那個畫面,而忽略了其實每個畫面都是一種體驗,都可以使個案有很好的學習或體驗,幫助個案去看清楚那個畫面,引導個案有正面的想法,比帶個案離開那個畫面來的好多了,早上練習的時候,我帶同學回到前世,在經歷死亡的過程中,同學由於擔心自己沒有人照顧的年幼女兒,引發了負面情緒,我很急著想把個案帶離那個畫面,到了晚上,我又幫另外一位同學做前世回溯,當他有負面情趣引發的時候,我會先帶解離,先讓他試著用第三者的角度觀看,要帶到其他的畫面前,也會先問一下個案,是否已經要到下一個畫面,讓個案有更充分的時間了解自己,催眠後,感覺確實比之前更好,對於個案負面情緒的引發,我也換了一種心態去看待,開始覺得回溯過程中引發負面的情緒是正常的,不需要太閃躲,試著去面對,帶著個案去做更多的思考,可以幫助個案真正了解自己的問題。

催眠課都結束了,暑假也接近尾聲,我覺得今年暑假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學催眠吧!其實在日常生活當中,平時在帶活動,或是探索體驗教育當中,就有多類似催眠的技巧,意識的引導,在學完催眠課程後,我更容易在言語上做課程引導,在帶體驗教育最後的分享及回饋,我發現自己比以前更容易掌握學員的思緒,我的引導語更有效率,學員的反應很好,也不見得需要閉上眼睛,就能利用一些引導語,幫助學員有更多的想法,感覺很棒很好,我所累積的個案也不斷的增加,應該快破百了吧!也有很多自己想的催眠引導和深化技巧,例如先讓個案看看周圍的環境,試著這閉上眼睛想想剛才看到周圍畫面,每一個東西擺放的位置,或是其他人臉上的表情,自己臉上的表情,讓個案穿透這個畫面,可以直接帶冥想,還可以接深化,我試過幾次這種方式,感覺還不錯,可以讓個案很容易進入催眠狀態,配合度也很高。我還有做一些特殊能力實驗,像是屏幕效應(穿牆看字),有成功的案例,令我覺得非常震驚,也打算對一些特殊能力做更深的研究,搞不好下次能成功預測樂透彩號碼喔!

催眠真的是很不錯的一種學問及技巧,從學催眠到現在,一直覺得無形中有很多收穫,在經歷許多次回溯的過程後,心裡面彷彿啟動的某些機制,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事情的想法都在改變,漸漸的了解,自己某些情緒引發原因,或是某些想法或抉擇的原因,整個思緒好像電腦在硬碟重組一樣,身心都有很大的改變,催眠其實已經廣泛被應用,而且大多數民眾都能接受,唯一的遺憾是,一般大眾所接觸到的催眠模式,都不叫催眠,可能是靜坐、打坐、自發功、氣功、人類磁場能量、特異功能、觀落陰、分身、祈禱、修行、神力、神功、等等……有時候想想,還覺得滿有趣的,上述的這些,都可以藉由催眠達到相同的效果,也可以說其中應用了很多催眠的技巧,引導人的意識,但大多數的人,都還是不能夠接受直接被催眠,都喜歡間接被催眠,或者應該說,換一個名詞被催眠,我想……,要讓大多數的人接受直接被催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對於我的催眠之路,自己期望能有更多進修催眠的機會,利用催眠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1:早期我的訓練課程,很注重基本功──特別是觀察,這可能是受到我自己最早是受NLP訓練的影響。「養成感官的敏銳,以及,知道你正在得到什麼。」的能力,能讓催眠師不是一個只會唸稿子或照表操課但卻無法確認那個坐在那裡閉著眼睛的被催眠者是否進入催眠?觀察受催眠對象的各種生理變化的指標,以及能辨識在各種指導語下的不同反應模式,都是第一週要養成的基本能力。

後來我的教學模式有了修正,在第一週就讓學員練習帶領「手臂漂浮」和「眼睛睜不開」,透過立即產生「神奇」的催眠現象,來取得有些學員想要的成就感。不過,觀察力的訓練,以及明辨各種催眠狀態(是的,催眠狀態有很多種!)的差異,仍然是第一週訓練的重點。

2:第二週的訓練,在強化各種催眠誘導技術(induction)和深化法(deepening),把各種技巧逐一訓練,務使練習時能把伙伴帶入各種深淺不同的催眠狀態裡。

3:前二週課程,在於體驗並學會催眠,並有能力把人帶入催眠,誘發和產生各種催眠現象,以及給予對方正向暗示。第三週進入了催眠治療的主題。催眠,是把人帶入和帶出催眠狀態;催眠治療,則是把人帶入催眠狀態裡並給予治療性的協助。在此,回溯療法就是一個主流:讓個案回到不復記憶的幼年時期,去喚醒一些壓抑的記憶,宣洩當時的情緒,得到更開闊的理解,釋放、寬恕,並得到愛的整合。

4:這是NLP的概念和方法,屬於次感元系列:解離、改變影像距離等等。在這案例中,催眠誘導可以帶到事件原點(像是時間線回溯或情感橋回溯法),然後再用NLP的策略來處理。只是我對於深刻的情感創傷通常不使用NLP次感元,因為處理的層次只在於「行為、能力」而未達到「信念、自我認同」的層次。所以此學員分享時,有助教對他的處理方式提出來討論。

5:什麼是治療?如何是更好的,以及更適切地幫到個案?這真是大哉問。做為一個催眠訓練師,我的任務是鋪陳出各種理論與技術,同時邀請學員們在學習期間及完成訓練後仍要不斷地深入學習。把人催眠很容易,能做好「催眠治療」則需要時間和經驗的累積了,而廣泛地閱讀及進修各種心理治療學派,則是一門無止境的功課,畢竟,在諮商輔導甚至心靈修持的領域裡,法門眾多取向紛雜,我在第一天通常會說,「祝願各位能成就『自己風格』的催眠治療者」。

6:一般坊間的前世回溯,我通常戲稱為「前世觀光團」──只是憑著一個好奇,想要「看看我的前世是什麼?」若持著這樣的心態和動機,我通常建議我的學員不要接。前世回溯療法重點在於它是個療法,要有個「議題」並且是跟過往無意識有關的,諮商時或許帶領回溯會回到前世。回溯創傷療法中有幾個階段:理解、釋放、寬恕、愛的整合與學習。這些階段都需經歷過,這個「療程」才算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