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實錄_進行身體流的注意事項

201111月上海催眠治療師證照訓練課程實錄)(學員均以英文代號之) 

(本單元為「自我療癒之身體河流技術」) 

 

進行身體河流的注意事項 

 

Kao:身體河流可以自己做嗎?

 

Jim:

未經過打開體驗和訓練到穩定狀態的,我並不建議。不能的原因是它有些講究的地方,如果個案的河流有些險灘跟漩渦,意識就很容易被捲入,反應可能會有哭泣、身體顫抖,以及一些糾結難以梳理的負向情緒。這都需要有人陪伴來給予支持。治療者/支持者如果不懂,或者害怕,都會壞了當下的流動。

另外若我們太想要治療,那份「太想要」的企圖,也會干擾這個流。我們課堂上幾乎是「無為」的進行著,除非掌握了這個道理,否則可能會有小出偏。

 

我知道昨晚回去後有些人的身體河流持續進行─在睡夢中。身體裡似乎有小小的波動(XX對,我一直感覺睡覺的時候,身體一直細微的震動,很舒服。)是,以及像是某些感覺出來了,雖然一時之間還很難辨認; 像這樣的身體自發的反應,是可以讓它自然的發生。等我們內在的力量長養的更篤定了,到時河流會更通暢。

 

今、明兩天我們會更深入的做,什麼是深入呢?表層的釋放會是身體的舊傷或是長期積累的壓力,像是肩、頸的緊與重,腰、背的酸與疼。我在台中帶領時有一位女士,上台示範時她說她胳膊扭傷正在治療;示範過程她受傷的手自動抬高,而同時她也喊著:好痛、好痛。我觀察她的情況,說:好的,你的身體不會害你,在你可以容忍的情況下,繼續觀察、讓它發生。之後在某一刻,突然聽到一聲``的聲音,緊接著她那隻手臂鬆了。她可以舉高、轉動,並興奮的說整條手臂暖暖的,像是血氣通暢了一般感覺舒服多了。(雖然她的情況復原良好了,但我並不建議、也不主張以身體河流來取代醫療。只是我們相信身體自有它療癒的道理,而我們在學習著讓身體回到它原本運作的方式。)像這樣的例子,我遇到的好多。

 

今年(2011)我預計出版身體療癒的書,內容將包含些生物學與神經學的概念,書中會講述三種功法,從外層身體的釋放進到內在意念的釋放。身體河流之後會進到意念流,意念流之後會進到生命流,整合整個生命包括業力的釋放。身體流在釋放身體的壓力及舊的創傷,意念流是釋放內在的怨念、報復、懲罰、自我挫敗與無價值感,包括童年形塑來的負向信念與制約。有些人有著無法察覺的內在不一致---經常設定目標卻老是無法達成---他不讓自己成功,總當著快到成功的跟前摔了一跤,這都是屬於意念流的部份,是非常潛意識的。時間流的部份會結合到生命的部份,可以梳理自己的過往(也許會回到前世)、看到家族與系統的議題,以及我們稱之為業力的一些習氣的影響。課程會愈來愈慢的進行,並且極具深度,緩緩前進到後來幾乎什麼都不做。中階之後我會帶入靜坐,更無為,好讓內在進行更多。

 

昨天已經有人到第二、 三層(指著白板的身體河流圖示),有人會自動地動動脖子、轉肩膀和腰…;後來有人開始出現壓抑的情緒,淚水和哭泣---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麼難過;進入更深就會到創傷模式,更強烈的身體感覺,更多而深的情緒,可能會閃現畫面或記憶。就像之前我上海課程的一位女士,她先開始叫,腳發抖緊縮(後來她提到小時後曾被狗咬到),在那當下她呈現了恐懼的相關反應,以及創傷的回憶再現,她回憶她跑回家要向父親訴說但沒被理睬與撫慰、害怕自己染上狂犬病死掉,躲在床上棉被裡怕死了的經過。這死亡恐懼會連到冰冷、寒顫的感覺,所以她的過程是先從腿瑟縮起來、顫抖,接著混身發冷、打寒顫,整個過程再次重現之後才得以釋放---因為當時的她沒有得到釋放。釋放之後她做了下半身極大的腿部伸展動作,就像是瑜珈一樣,那些動作是她原本無法做到的。那被狗咬的害怕以及死亡恐懼都一直都深植在身體裡,封鎖在腿部下半身。從這個例子可以說明身體河流的精神與做法:觀照與釋放。

 

最後一點提醒,身體河流是屬於身體的事情,不要讓頭腦管。心態上不預期、不比較、不求效果。身體懂得比我們的頭腦更多,讓它做它最擅長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