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精神科醫師學習催眠期間的心得

【學催眠,做什麼?】催眠課程期中學習心得

我是一位精神科醫師,執業超過十年,算中生代吧。多年臨床工作,在心理治療的領域上,我一直有個疑問,無論是精神分析的自由聯想,抑或認知行為學派,為何總是花太多時間在跟病人的意識層面作搏鬥(原諒我用誇張一點的用詞..),或讓病人仍糾結在『我明明知道,但就是會控制不了、做不到、忍不住會..』,理智跟下意識間的拉扯。


多年之前受訓時,曾初窺前輩的催眠示範,初次接觸催眠,也陸續閱讀了魏斯博士,陳勝英醫師,和一些催眠的系列書籍(好啦,馬汀催眠秀不算..),催眠,在心理治療領域上,似乎是條跟潛意識溝通的捷徑,並依此獲得不俗的療癒效果。於是這想法越來越凸顯,我應該學好催眠,並將之應用在治療技巧上,以獲得突破。做一個即知即行的人,立馬打探了多處催眠教學課程,幾經比較,我決定投入凌老師的麾下。但是因為種種現實因素的牽絆(~~),好不容易在半年前,我報名了課程,終於進入了『催眠殿堂』。

凌老師跟淑如,給我的感覺,大概就是大家所感覺的一樣,溫暖,體貼,是一種洞察人心後的豁達跟圓通。老師是個不藏私的人,教學開始後,並沒有把催眠塑造成是一種十分神秘、深不可攀的技術,來讓人覺得難以入門。相反的,用一種深入淺出的說明,引導,示範,並根據現場學員的問題、狀況,細心的做回應。讓我感覺不只來學習,也來療癒自己。

經過三周課程,學習由淺入深,從漸次放鬆技巧,如何加強深度,及個案信念。在何處加上巢狀結構,植入正向意念及能量,快速催眠技巧,回朔治療,情感橋練習。對個人多年所學的心理治療技術,果真如預期,有所精進突破。

事實上,從第二周起,我開始將課堂所學,應用在我的個案上。發現催眠真是一種巧門,在治療中可以減少許多心理阻抗跟發覺意識行為矛盾的時間消耗。個案可以在進入狀態後,藉由冥想,回朔,聯繫起自己在潛意識的『心結』跟『創傷』。並且在治療後,獲得正向的改變趨力。It’s really amazing!

我迫不及待最後一周的課程完結,並取得證書。然後,提供更好的治療,給我的個案,甚至周圍的親朋同事。
-------------------------------------------------------------------------
JimLing:來我處學催眠者有不少是專業助人者,包括醫師、心理師、以及校園中的諮輔人員。 我很期待學會了「催眠治療」能強化他們的專業效能。(這是其中一份學員的學習心得,徵得同意後刊登。) 2013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