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排除寒氣湧現悲傷-2011上海

二○一一年元月我在上海帶領催眠師的訓練課程,這段紀錄是其中一位學員方欣(化名)課後寫在她博客上的心得。從文中可以看到她從身體到情緒的「看似自發自動」的轉變過程。(如照片) 

 

……感觸最深的是「身體河流」,看似無為,沒有意料到正是身體在大有作為之時,當時雙手手心冒汗和寒氣,靠著那莫名而來的氣,我做出了事後支持者告訴我那類似人體極限的動作,明明我什麼也沒有想,但是做那個動作時有一種強烈的情緒出來,不知道它來自哪裡,想著老師的囑咐:「不要比較,不要預期,讓它自然地來,自然地發生。」有一股巨大的悲傷湧動著,眼淚不停流下來,身體出了很多汗,前胸和後背都濕透了,平時生活中我極少出汗,那個當下,我做到了,排出了身體的寒氣,手和腳都異常暖和,幾天時間身體都在那種被疏通過後的巨大喜悅當中。 

 

 

那是第二天的第二個單元,我看到她坐在椅子上,雙手往外平伸同時身體往左側彎腰約七十度,她維持這種姿勢長達十分鐘,居然也能不跌倒(如圖)!後半段的時間裡她回到正坐姿勢,一直靜靜地坐著直到結束。後來她告訴我,感覺身體很細微地顫抖著,她無法控制;同時全身都冒著熱汗──她一輩子都沒出過這麼多汗。那是元月份的上海。我們在頂樓的會議廳裡,空調還壞了,估計室溫不到攝氏十度吧。

 

在這二十分鐘的時間裡,透過這個「身體流」的技術,她的身體進行了釋放與流通的程序。就如她記錄的:排除了寒氣及汗水、湧現悲傷和淚水,以及隨後的暖和與喜悅。

 

讓身體成為一條河流,這是來自創傷解凍所需要的「流」flow)的概念,而發展出的一套簡潔的支持程序。(以上摘自「療癒,藏在身體裡」第三章第一節。)

 

每個人進行的方式不會和別人一樣,因為每個人都有一條獨特的生命河流。另一張照片是從另一角度拍照,可以看到另外一位女士跪在地板上雙臂平舉(稍後她起來舞蹈了很長一段時間);另外有人靜靜坐著,有人則進入類似睡眠的狀態。

 (所附照片即拍攝自2011年元月上海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