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無比的舒服:創傷復原技術、整脊與太極拳

無比的舒服:創傷復原技術、整脊與太極拳

 

Jim:這位陸老師任教於國小,多年前跟我學過NLP和冥想,她學習很認真,每次都會做好詳盡的筆記。2012年一月在他們的團體裡,我帶了一天的自我療癒-創傷復原技術,她於課後寫下來心得,蒙她寄送給我,以下全文照登。

(多年沒見,聽說她研習了不少功法,目前也在教授太極拳。)

(看她的紀錄,讓我想到2011年八月在山東濟南,有位女士做了好幾次腰腿和骨盆的的晃動震動,第三天分享時說她十多年來每次生理期都會有的劇痛,在這一次幾乎沒有感覺地度過了。)

這個團體的另一位學員也來信分享,發表在『直呼太神奇的課後心得』裡。

 

創傷自我療癒  101/01/07   

 

1.           今天的靜坐首先言明盡量保持輕鬆的姿勢,可以坐在地上但不一定要盤腿,可以靠在牆上,也可以坐在椅子上,甚至躺下都無妨。心中一無掛礙,只注意身體給你的訊號,身體河流哪裡不通或有淤積,就讓身體做它想要做的動作,你只需順從它,不去阻礙它,相信身體有這個智慧。在剛開始靜坐的前一兩分鐘,允許自己去嘗試調整出最舒服的姿勢,等完全調整好了就將注意力完全專注於自己的身體內。

2.           如果選擇坐在椅子上,腳就不要懸空,可拿個墊子來墊腳,使大腿上的壓力能平均散開。

3.           今天老師讓大家都閉目坐在木椅上,陪伴者在身前約一公尺外(先讓被關懷者伸伸手腳,確定不會碰到任何人或物,使其知道處於安全的環境)隨時注意被關懷者的安全。我在椅子上鋪了厚毯子,坐骨不會頂到硬木頭,腳下還踩著小芳的後靠墊,依照平日靜坐休息的習慣,我慢慢吐息,使玄陰能向上對到頭放鬆身上所有的壓力,慢慢的感覺夾脊附近的脊椎右緣有一小塊不通暢的小點,我想如何放鬆它呢?先沿著脊椎右緣將右半邊身體往下放鬆,似乎是左半邊比較鬆,右半邊只是被左邊稍往下帶一點而已,我在試著將頭向右傾斜感覺脖子左邊緊而脊椎右緣已能向下垂向軸心,因此繼續把上半身也向右傾斜,此時傾斜角度雖大但仍維持重心,我不想離開椅子,而且此時已向右邊放鬆很多,似乎應該採用收入軸心的方式,因此慢慢將上身旋向左邊,也試著用剛才的方式來鬆左半邊,感覺頭雖然傾斜角度大,但因為專注於軸心的放鬆,口水分泌好多,而且吞嚥也十分平順,毫無阻礙。

4.           左右做完我慢慢將身體回正,頭向後仰去感覺那一小塊緊緊的肌肉,我臀部往下滑,似乎身體在告訴我它想回到中間,因此我坐回椅子,身體向前彎,頭慢慢低下來鬆向軸心;此時身體有一種既像蜷曲又有圓展的感覺使我想要完全的伸展,因此將低下的頭向著地板平面的滑下去,很自然的也把原來的腳踏墊推向前,剛好額頭可以放在墊子上,手腳自然的直線伸展,很舒服。

5.           舒服的伸展幾次又慢慢吐息,似乎有點想更放鬆,因此把眼鏡拿掉,將墊子推開(聽到老師囑咐我的同伴將眼鏡和墊子、椅子拿到安全處)我手枕著頭感覺腎門隨著吐息而開合。此時口水好多幾乎溢出來,一陣子之後上身仍貼在地上,手向前平伸,腳卻自然有了之前我從未想過也不曾做過的動作:(將腳尖收起使腳底與地板垂直)腳尖將下半身由腹部撐起然後放鬆伸展,此時身體好像毛毛蟲似的會分段上下起伏,這樣放鬆、撐起、伸展,每一次撐起下半身時,後腳跟及小腿肚都會被拉的緊緊的可是又很舒服,似乎也拉到了經絡。下半身舒服了又想做瑜珈中的蛇式(做了雙手放在腰部的蛇式),蛇式做完仍趴著將手由腋下收回再轉向後面由空中繞一圈回到腋下。

6.           仔細聆聽身體的訊息,我站起來身體向下彎,手在背後交握往空中垂直伸展,夾脊這裡似乎動到了原本那一小塊緊緊的肌肉,似乎它沒有那麼緊了…雙手放鬆下來,發現雙手輕易的就碰到地面,再鬆一點,手掌能貼住地面…再鬆一點,手掌不僅能貼地,手肘還能彎曲,並且膝蓋直直的一點也不吃力(平常做這種站姿前彎的動作,膝蓋沒有一點彎曲手指頭絕對碰不到地,更別說手掌貼地了)!我舒服地將身體朝軸心上下晃動,很穩!此時凌老師已經在說明本活動的一些總結,可是我還不想停止,繼續我這種站姿前彎又上下的晃動,最後又將手臂彎曲,手肘互抱也同樣向著軸心繼續上下晃動,微微張開眼睛看著平平的小手臂這麼貼近地面,真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神奇感受!背後從頭到腳都舒服極了,我才盡興的直接收功直起腰,居然也沒有覺得頭有任何的昏脹不舒服(我有一點遺傳的高血壓,有服藥)。

7.           我認為已經是前所未有的舒服,但是之後吃過午餐,靜靜的注意身體裡的感覺,那一小塊緊緊的肌肉隱約還在,中午有人要求重溫像過去上NLP時的放鬆冥想,我隨著老師的嗓音慢慢吐納,他雖沒有任何的暗示或帶領,我居然頭一次沈睡了約一兩分鐘,這也是不曾有過的。(以前上了十六次的NLP,我從未被催眠,也不曾像人家一樣的被帶到何處或看到什麼,只好老師說老師的,我做我自己的。)在下午研習活動結束之前,凌老師再帶一次約二十分鐘的放鬆,我就延續上午的感覺,又伸展了一回身體,結束回家以後,一直到睡覺前都覺得無比的舒服。

8.           我慢慢回味及重整整天的課程,想到了:在地板上的伸展以及站姿前彎往軸心放鬆、上下晃動的動作好像還有整脊的效果,整條脊椎都回到了正確位置,脖子後面的肌肉摸起來也左右一樣了。

9.           這種傾聽身體的訊息,做出讓自己舒服的動作,進行自我療癒的過程,我過去也有經驗,在往湄州的車上,也曾將頸椎受傷的部位復位,讓原本緊繃的頸部肌肉放鬆,大約有半年的時間能睡好覺。(年輕時頸椎受傷,年過五十之後就有嚴重的失眠,每夜都要痛醒好幾次,檢查結果是頸椎第四、五節間有根大骨刺)之後仍然飽受失眠之苦而求助於林昆茂醫師,經過四年的治療,身體越來越好,只是近兩年半以來因為到處長肌肉,老是想睡覺也很困擾。目前每週去一次,經過此次的體驗,知道更深一層的自我療癒方法,也許可以減少整脊的次數呢!

10.       除了用腳跟撐起下半身再將身體像毛毛蟲般分段上下起伏的動作以外,其實並沒有做什麼了不起的動作,過去我也都會偶而做一些伸展動作,也會自己靜坐放鬆,但是也許基於對老師的信任(其實他沒有要我們做任何事,只是說仔細傾聽身體給我們的訊息,不去阻礙它做想做的事,這不是宗教,與怪力亂神無關,沒有走火入魔問題,是安全的…)加上我對於以意念遊走身體各部位的熟悉,只需跟著他的聲音去呼吸去往軸心放鬆就好,每一個動作都只為了舒服而不是想要去做什麼,反而體驗出更深層的放鬆。

11.       練習太極拳左氏心法多年,自認也頗有體會,此次的體驗也如同過去學習各種新技能般,會不自覺的用最熟悉的方式來試探,上完凌老師的課之後,這幾天我不斷的注意自己身體的感覺,原本我是用意念去鬆開骨節及肌肉,現在則試著去順從身體河流的去瘀與疏通,也許可以慢慢體會這主動與被動之間的自然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