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不再有莫名的害怕與拖延─解除制約

不再有莫名的害怕與拖延─解除制約

 

(學員的兩封信)

Dear 坤楨,淑如:

    從工作坊回來後,就感冒了,一直到現在。感覺身體一直過熱,流的鼻涕也都是黃色的,很疲倦;不知是否跟天氣有關,不過,就跟自己說是身體在工作調適。(1)

    很感謝老師在第一天留下來幫我做個案,那天談完了,我才發現已經過了兩小時,真是感激。謝謝坤楨老師那麼有耐心,因為在做的過程中,我就很擔心,覺得好像找不到答案,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老師的耐心與包容,我覺得可以信任老師,而對老師說出小時候曾經被性騷擾的事,而可以在課程的最後一天,在"攻擊"的這個課程裡,去處理這個往事。當與同組伙伴做完攻擊後,心裡一直有個聲音說,要做"界線"~很感謝老師願意幫忙,那對我來說真是重要的一刻。在做完界限之後,很奇妙的,我不經意的看了我的左方,左方看起來有塊黑影,心裡有個聲音說:好可怕,但是,突然間那個陰影就不見了,而我發現空間變大了,視野彷彿可以繞一圈,如同老師說的:可以看到360度。在我發現左邊變亮,視野變大之後,才突然想到:對,以前騷擾我的那個叔叔,他就是坐在我的左手邊。這是很奇妙的體驗,原來,我一直以為以前的視野是"正常"的,其實左邊是"不通"的,有障礙的。(2)

    而那天回來後,左肩有時會不由自主地抽動,晚上睡前躺在床上,更明顯,感覺左手臂與左肩似乎想要旋轉,運動,或許它在疏通些什麼吧。(3)

    第一天老師幫我做完個案,在高鐵站時,就一直掉眼淚,因為覺得很感動,原來,身為一個老師,我可以擁有"權力",而這個權力是可以用來教導孩子有關於尊重生命。以前總覺得"權力"是不好的,那天,看到自己擁有的權力,卻覺得是很好的,很感動。

    第二天看見了自己的界線,與大聲宣告"36",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以前都覺得很矛盾,想要長大,卻又想當小孩;不想當小孩,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長大。那一天做完後,終於可以給自己一個肯定:是的,我36歲,而且我有權力與界線。(同註2)

    那個星期五,當我在掙扎要不要繼續一個讀書會(在那個讀書會,我常常覺得自己不太能融入,因為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是"媽媽",而且年紀大約都50上下,感覺跟一群"巨人"相處,著實感到有壓力),看到自己又想上,又害怕,於是,跟自己說:"我有界限"~神奇的是,這帶給我力量,彷彿拿著一個防衛武器,讓我有力量去面對。

 

    關於害怕xx的這個議題,課程過後幾天,我打電話請問我的妹妹(因為對於童年很多事情我幾乎都忘了,她卻能記得),她說,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怕那個動物了。……然後,我打電話給我媽,問她關於這件事,(Jim:中間一段略掉,屬於個人私事)這些事情以前不曾對她說的,媽媽聽完之後十分驚訝與難過,因為她一直不知道我是這樣想的,她以為我童年很幸福...

    感謝坤楨,這對我來說,是個收穫。以前我都會想,如果有一天我去跟我媽面質以前的事,我一定會失控。沒想到,卻是很平和的對話。我想,之後還會有機會跟我媽好好聊一聊我的心結,起碼這是個好的開始。或許,也不用談了~~~~

    坤楨,淑如,謝謝你們的照顧。覺得你們做的善事,很像是菩薩作的事。謝謝你們。感恩。

   

                    敬上

Monica

 

(我去信問Monica這封來信是否可以讓我刪節後放在網路上,Monica來信同意如下)

 

坤楨,

謝謝你,當然可以拿去用。

在下午那封信裡,我忘記提一件事,一件對我來說很"奇怪"的轉換

之前要上你的課時,我有想要處理一個問題:『關於對寫作業的害怕與焦慮』

對於寫/交作業,我會有焦慮,或許是害怕自己沒辦法寫得很完美...之類的,

因而我會一拖再拖,常常到要交的前一天才完成,甚至就乾脆不交了

(例如上次上催眠課程,本來很有興趣要拿到證書,但想到要寫報告,就乾脆不要了)

(或:上次報名一個訓練課程,但是要寫自傳,這項作業我拖到截止前一晚才寫,而且邊寫邊哭)

但是這次參加自我療癒複訓回來,很奇怪的是,我欠了機構五篇報告,

如果照以前的模式,我又會拖延,然後有罪惡感卻又不想寫,然後讓自己煩到爆...

但,這星期,我卻有想寫作業的動力,今天,我帶著電腦去咖啡店書寫

如果照慣例,會看很久的小說,然後不得已了,再寫

今天卻可以不慌不忙,按部就班地寫完兩篇報告(外加給你和淑如的這一篇回饋),

而沒有感到心煩。

這種感覺很好,好像我可以去做一些什麼事情,好像我可以控制什麼似的。

我也不太會講那種心情...就是沒有罪惡感,煩躁感或擔心不安的心情,就可以好好地,優雅地去完成一項工作。(4)

呵~這是我覺得很大的收穫~參加身體療癒的附加價值!哈!

 

  安好

Monica

 

1自我療癒之身體流技巧,幾乎會讓每個人回去之後有大量的身體反應─但不見得都是很舒服的那種。有人睡的更久有人拼命作夢,有人透過身體排出(痰、打嗝)或心理排出(有更多情緒)。

 

2「攻擊」和「界線」都是身體輔助技巧,都會帶來一些身心效應。之前曾有學員表示,在做完「定向」orientation之後,很神奇地發現自己居然可已有360度的視角──整個空間變大而明亮,心情很開,同時好像對於身體周遭的感知能量變強,像是可以看到全部的360環繞空間。這次Monica則在「界線」活動後經驗到了類似的感覺。

    Monica在童年時的被騷擾事件,形成一個創傷凍結能量,左區的空間界線受損(這是潛意識的防衛機轉,封鎖住某些記憶,但相對地也凍結了能量的流動。)

    攻擊也是Monica很需要的能量釋放活動。界線宣告和攻擊練習都能幫助她得回她的力量(與自主權、自我存在感)。所以後來Monica參加之前會有壓力感的團體,以及和媽媽面質,都更有力量了。

   

3身體在流通之後就會持續地做工,像是修補、復原,以及透過震盪輸送之前的負面能量殘餘。很多學員在練習完之後,身體某些部位會持續地「顫抖」,甚至在睡夢中。身體變暖以及出汗則是常見的情況。

 

4自我療癒工作坊在進階課程時,會探討某些個人的議題──一些長久以來的不健康的模式pattern,像是強迫行為與儀式、上癮耽溺,包括拖延、自我阻礙(不讓自己成功)等等。我們會透過身體流與意念流雙管齊下去工作這一塊。懷著寬容與理解,看見並擁抱底層的受創孩童(他們常是哀傷、驚嚇,懷著羞恥感與怒氣的),以解除以往形成的制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