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 頁 2

文章索引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頁 2
頁 3
頁 4
頁 5
頁 6
頁 7
頁 8
頁 9
頁 10
所有頁面

 

隨著這幾年兩岸各地工作坊的帶領,我越來越看到這種現象,那些個儲存在身體裡的─讓我們稱之為「某種型態的能量」好了,就像是充電電池需要卸電discharge、清空一樣。當那些負面能量在她身上(某些部位),透過抖動顫動或其他型式,釋放掉了,才能進入一種流暢的狀態。

當電池裡負面的電卸完了,就可以流通正面的電能了。而這時,「更新」才有可能。(有些人不斷往外尋求心靈課程,不斷上課,但不往內清理,我認為是方向上的謬誤──為學能夠日益,但「為道日損」。)

「當下的力量」作者艾克哈特托勒提到,他觀察到兩隻鴨子在纏鬥─看不出來來由,可能是其中一隻闖入了另一隻的勢力範圍。通常纏鬥為時不過短短的幾秒鐘,然後就各自分開,牠們會幾乎同時「猛烈地抖擻幾下翅膀」,朝反方向遊走,神態安詳彷彿這一刻已若無其事。他領悟到,牠們之所以要抖擻翅膀,其實是為了釋放多餘的能量,以免在身體裡的能量變成負面情感。這就是大自然的智慧,因為牠們沒有必要「豢養」過去。

他說觀察地球上的生命型態中,只有人類會「懷抱著負面情感」。『你可曾經碰過到一隻垂頭喪氣的海豚、一隻自尊心有問題的青蛙、一隻無法放鬆的魚,或者一隻懷恨在心的鳥嗎?』托勒如是問。

顯然大自然讓動物有個完美的機制─能夠應付威脅壓力,並且不殘留在身上形成創傷症候群。如果你看過非洲草原的動物紀錄片,你會知道,動物們(被獵者)每天都遭受生死存亡的威脅,不管是一隻落單的小象,或一群在鱷魚環伺下渡河的羚羊。

另一個重要的啟發,是我在台北帶領催眠師訓練課程,一位跟我學催眠治療的醫師在復訓時說到,他在家裡察覺,『每次過敏(皮膚蕁麻疹) 發作前,先有一個預兆般的感覺(prodrome) ,那是一股冰冷的感覺,幽微而迅速,通常由小腿開始,約3秒鐘內,往上掠過胸部,然後擴散全身,就不見了。』然後他透過自我回溯,『回憶起幼童時期目擊的一樁溺水死亡事件,腫脹的屍體,帶來失去生命的冰冷淒涼感…』,接著就是釋放宣洩等程式,而糾纏多年的過敏症狀居然好了。(這位醫師第一次進課程時,就提到他一直都有過敏的現象。在那次課程裡主要是學習「情感橋回溯療法」。)(按,上述雙引號內的字句,是透過書信,引述自他的補充內容。)

這讓我訝異。一般回溯療法需要有經驗的催眠治療師來帶領──因為要深入被壓抑記憶的潛意識,以及觸及強烈難以忍受的感覺及回憶(這也是潛意識啟動遺忘的防衛機制的原因。)這位醫師除了受過回溯療法的訓練之外,我知道他長年靜坐。

我由是思考著,如果不經由催眠治療師帶領回溯,個人如何能釋放與療癒創傷?有沒有什麼樣的程序與步驟?我們能否靠著自己,來流通那些個或許不在記憶裡的過往意外傷害,或創傷事件中所留下的「殘餘」?

答案在身體!以及觀照的「概念」。

讓身體以某種特定的方式釋放累積的壓力,甚至創傷(不管自己記得不記得)!因此這個工作坊的初階概念是「創傷在身體,療癒也在身體!(可以不經由頭腦)」

我開始有系統地在後續幾年的課程中,陸續放入「身體自我療癒」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