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 頁 3

文章索引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頁 2
頁 3
頁 4
頁 5
頁 6
頁 7
頁 8
頁 9
頁 10
所有頁面

 

累積發現

再先回到動物界的例子。

為什麼大自然裡的動物不會有創傷(或創傷症候群)?一隻非洲草源的小羚羊可說是每天都活在各種生存威脅之間,但它不會有焦慮恐懼症,不會憂鬱或做噩夢。(也不會跟羊媽媽哭著說它不要上學因為路上有獅群。)

動物有一種內存的本能,能夠釋放每天遭遇壓力威脅後,存留在身上的各種能量與激素。在人類身上,則因為大腦皮質─理性腦的抑制作用,與教養文化和社會制約等多層因素,讓人們在遭逢壓力甚至創傷之後,無由釋放那些強力作用的壓力賀爾蒙─腎上腺素、正腎上腺素,以及可體松(皮質醇)。研究發現,這些原來是為了保命設計的壓力賀爾蒙若長期在體內維持著高水準,會帶來許多身心方面的疾病。當人類無法像動物一樣地「戰或逃」(flight or fight)。(你不能毆打辱罵你的老闆或摔門出去;而有時候傷害你的人是你無法反抗或甚至對不能他生氣的人,像是父母。)無法「戰或逃」,壓力賀爾蒙和各種情緒張力(驚慌、恐懼、憤怒等)就被「凍結(frozen)」住,因此壓力與創傷就累積在身上。

各種災難或重大意外下的倖存者、童年受虐者,以及承受各種型態長期的生活或心理壓力的人,常有許多身心受苦的症狀,他們都是創傷的受害者。美國專研創傷的布里納醫師(J. Douglas Bremner)認為長期或強烈的壓力,會引發一系列的精神疾病,他稱之為創傷係疾病(trauma-spectrum disorders)。(註)

但人做為動物─而且具有覺性與創造智慧,能否也引用這個自然界賦予動物「通過創傷」的偉大設計,來進行自我的(身體)療癒呢?

我開始有系統的進行,對於創傷,不使用催眠回溯療法的個案治療模式(但我催眠治療師訓練課裡還是會有),而是採取工作坊兩人分組練習的模式,我指導一些身體操作原則,學員則學習讓身體做工!

初階的工作坊是開啟身體流──讓我們身體回到它動物性的本能來工作!

是一種特定的身體復原的自動化程序。(動物不用頭腦去想,是身體自己來的。)

又由於創傷會讓人失去與身體的連結──創傷形成割裂、解離與否認。有些創傷倖存者容易有空白、無感覺,麻木、失去記憶等現象;又或者容易激發到亢進、狂躁、衝動與暴力的狀態。

我們的作法不直接觸及創傷,在操作的時候,對於身體以及感受,要很細膩且柔和。全程維持溫和的觀照,一步一步來,這是一個非暴力不對抗的優美取向─且帶著靜心的味道!

工作開始 一個案例

上海帶『自我療癒-身體復原創傷取向』。那是一個三天的工作坊。

活動方式是透過概念說明,我帶一個個案示範(十分鐘),然後分組 兩兩 練習,一個人都是15分鐘的單元。每次活動完分享身心狀態的變化,討論概念,並進一步說明下一階段的注意點。

進到第二個單元時(也就是第二個15分鐘),一位心理諮詢師(一個上海女孩),坐在椅子上閉著眼睛,身體開始發抖,然後雙腳往上縮,縮到幾乎腰腹蜷曲起來,她開始抖動。我注意她有些內在的情緒要出來,就走過去她那組,讓她發生聲音,從啊的聲音,到喊,然後哭叫(到這時她的記憶浮現了,之前她只是身體自動反應,頭腦裡沒有任何影像或意念)。

完成整個程序時她分享那是她很小時候一次被狗咬傷的記憶。她忘了怎麼回家,一直哭,同時怕會死掉(那時的概念是會有狂犬病)。她跟爸爸說,可爸爸不搭理她。她窩在自己床上默默掉淚,覺得自己會死掉。難過悲傷(還有生氣,那是更底層對於她父親的,這在她的第三次單元出現了)。聽著外頭水龍頭的聲音,她想只要水滴聲音停了,她就死了。

身體的症狀是全身發冷、打寒戰、不斷地顫抖,間歇性地發出聲音。(我觀察到好多例子,在性命交關或覺得要死亡時,緊縮、顫抖以及全身冰冷都是常見的徵兆。)

她(讓身體)走完了這個過程。

而她是全自動的──在第二個單元裡完成。

我們只是活動前揭櫫了一項身體技巧以及兩點注意原則而已,之後他就在練習伙伴(我們稱為「支持者」)的陪伴下,完成這個創傷釋放的過程。

我注意到,「它」要完成一個當時的反應動作(來自於動物在威脅下求生的「戰或逃」反應),並且在身體上經歷那些能量疏通的過程。

這位學員後來躺在地板上,做出了許多類似瑜珈的動作(她說她沒學過),雙腿一直往上舉高往後往旁往前往後的揮動(她說「我沒想到我的腿可以這樣柔軟!」)當時凍結所在的那個被咬的腿、軟倒爬到家的無力的腿,在當下彷彿重新有了生命的氣息。

如同我前面提到的案例,她也是之後整個人膚色紅潤,呼吸變得自然深沈,人也沈靜了下來。

附帶一句,我真心認為,學習心理諮商、心理諮詢的人,都應當具有這些知識技術─這不是很頭腦、給建議的諮詢方式,而是一個允許並且信任身體的溫柔取向。

(而我們的工作坊還有著不少靜心冥想、意識覺察,以及身體技巧的練習單元。)

這兩三年來,從台北台中高雄新竹嘉義宜蘭屏東還有上海,從10個人的小團體,帶到80個人的整個輔導工作輔導團。從三小時的壓力抒解單元,到連續四天的初階進階工作坊。我不斷地累積發現。

我們設計了六個階段的身體流技術,以及十項輔助身體技巧分別在初階和進階工作坊當中循序漸進地練習。

到了進階,會加入「意念流」的練習單元

『自我療癒』工作坊有三個技術群,

身體流、意念流時間流技術,分別在初階、進階與高階工作坊,實際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