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 頁 7

文章索引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頁 2
頁 3
頁 4
頁 5
頁 6
頁 7
頁 8
頁 9
頁 10
所有頁面

 

關於意念 念念遷流 觀照念起念落

在身體流通之後,進階工作坊會在這基礎上,加入意念流的技術單元。

意念流技術來自我多年來在催眠、NLP技術,覺察訓練和信念課程上的學習積累,以及個人靜坐中的體驗與發現。在具備穩定的身體感知能力之後,我們會進階訓練「意識的感知」能力,也就是觀照─一種能覺知自己的意念遷流,去看透這些意念的虛幻、變動、無根(無自性)的能力。

如果用河流來比喻,看似平靜的水面,會有某處有波紋。如果你仔細觀察,那是一種規律的波紋,表示底下有些暗礁或陷落,使得水流的動線有某種規律。

意念的底層就是會有伏流──它在意識未察覺之處,隱匿、反動,形成干擾。

另外一種是漩渦,會把注意力牢牢地吸引進去。創傷者每當觸及一個特定的生命議題,意識深處的黑暗區或是漩渦,就會把他帶入一種或昏亂、或狂躁的狀態。在做練習時,要特別注意這種漩渦現象。

由於有靜坐的習慣,我覺得靜坐是對意識最好的探索工具。早期定力不夠的時候,我常在坐中掉進了「白日夢」,彷彿坐著進入睡夢。在其時,就像是在一個真實的情境裡,而我就是其中的主角,這跟夢境別無分別,我失去了我的主體性。

(意念的漩渦就是一個牢固的白日夢,一個緊密的故事情節,常常重複播演著一種受害者劇本。)

當加強了靜坐中的意識覺知,不再掉進白日夢裡了,會容易隨著「意念團」遷動,好像一下子想到某些事情,整個人進入了那個「想法」和「內在對話」,頭腦裡頭一整個是喋喋不休的對話,就像是身邊有一個整天嘮叨不停的室友(他跟我們住在同一個頭腦裡,我們無法停止他的說話。)。

我還注意到,當我要刻意對抗那個不止息的內在對話時,我會容易打瞌睡,就是意識整個昏掉,很短的時間身體頓一下,然後又清醒回來,這樣子來回好多次。

當覺知能力再提升時,不太容易跟著意念團走了,但還是容易有一個個的片段的意念浮現。這些個意念的片段,看著它來,或者注意力偶爾被它帶走一下。漸漸地,我在這裡,不再是那個意念了。

更進一步,會隱約發現,意念有個發生的源頭,當我知覺到這一點時,我是觀照者,在空曠的寂靜裡,觀看著心念的起落。

什麼在驅動我們 誰是主人

有一天看電視時,我下意識地拿起零嘴送進嘴巴裡…我發現我是無意識的!但,人們做事情,不會『沒有意識』(又不是機器人!)在這裡頭肯定有個「意念」!

過重而常不自覺要吃東西的人,有一種「要撫慰自己」的內在意念,這屬於

「情緒性的吃」而非「生理上飢餓需求」的吃。

每個人都有這種「無意識/下意識」被推動去做一些事情的經驗吧。那個活動可能不健康,或者事後讓人懊悔。這也是減肥戒煙為何市場那麼大,以及戒斷癮頭(菸酒毒品等)那麼困難的原因之一。我們無法控制自己,我們不是自己的主人!甚至可以說,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種強迫症!

我這裡所講的強迫症不是精神病理學上那樣嚴謹的定義,像是一直要洗手,或是拔掉了自己的頭髮那種。但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強制性的念頭與行為。

在我們意念流的一個練習單元裡,討論到這種驅迫(compulsive),有位學員說,他讀書一定要劃很直的線,如果看到別人畫他書上的線不直,他會直接把書丟了。

另一位是每天要好幾次檢查瓦斯桶,甚至出門之後還要再特地開鎖進去檢查一次。而且看到別人搖晃瓦斯桶他就很生氣,感覺一定會爆炸。

有一位是回到家不管多晚多累都要看電視,手上按著遙控器,只需要螢幕上有影像有聲音,直到累翻了,才要進房間休息。他說雖然心裡另一個聲音跟自己說該睡了,這電視也不好看,但他就是「離不開椅子」,彷彿被附身了─他當下自己不是自己。身體被另一個「什麼」給佔據了。他的理智自我擺在旁邊的位置無能為力,有個更強的「內在自我部分」就是要賴在那裡。

但我們的下意識不會故意做「沒有意義」的事情。一切都有意義,只是我們的意識不懂,它跟下意識分離了。而那時主管我們的身體、思維,情緒反應的,是無意識(或者說是「無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