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 頁 8

文章索引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頁 2
頁 3
頁 4
頁 5
頁 6
頁 7
頁 8
頁 9
頁 10
所有頁面

 

為何要做意念流

我注意到,當進到了創傷層,當事人往往會浮現記憶、童年的傷痛,以及一些制約反應。這會讓人「跑掉」─失去當下的注意力,彷彿被漩渦給攫取了。或者是被某些內在的東西(意念底下的伏流)干擾、卡住,那往往是一些自我挫敗,甚至自我毀滅、厭棄的意念。

這些情況都會干擾甚至阻礙了「自我療癒」的進程。

有一類的內在干擾是「不讓自己好!」─有一個「我不要讓自己好」的部分;另一類干擾則是要繼續維持受苦(好得到些什麼)的內在意念。(因為受苦有些好處,像是:做一個受害者更清高,也有權力控訴或操弄他人。)

除了這些基於懲罰、報復,或無價值、罪惡感的意念;另外比較麻煩的,可能是與家族系統的動力有關的,或許是對於家族系統的認同與忠誠,因而(無意識地)採取追隨、替代、與贖罪等受苦模式。

「自我」就是意識體,但很多時候我們又受這些意念的宰制與驅策。比方說強迫的思考或制約的反應模式──「我的手很髒,一定要去洗!」「他們交頭接耳的一定在說我壞話。」、「我不夠好,我不值得擁有。」,「我要擁有這個那個,我才會被喜愛。」

這些底層的意念(信念)形成了我們生活的劇本,彷彿我們這個角色的反應都被「設定」了。這讓正向的改變難以發生。特別是那些個隱晦的限制信念(我不值得,我不夠好),以及有自我破壞性的深層意念(為了要懲罰或報復某人,而不讓自己好)。

所以我們在進階工作坊裡,以意念流的技術來進一步清理,並支持這個創傷復原的過程更深入。

終究我們能領會,我們不是那些意識本身,我們是一切意念背後的那個觀看者,是那個照見一切的,無言的凝視。一個內在永存的見證者。

身體河流階段要發展出那個觀照者,在意念流階段則有更多更細膩的活動,穿越機巧的意念幻象遊戲,回歸到那個沈默的、無分別的見證狀態witness

受創的孩童意識狀態

這次三月在上海帶課程,一個學員說他常常會掉一些東西,一些證件啦記名卡啦,每次同事們都急著幫他找,還去補辦了許多次,這時他突然冒出一句話「好像我是故意掉的。」我抓住他這句話(他這時的表情,是一個孩子般的表情,依我們的話來說,他當下─以及「故意掉東西」時─是退回到「受創的孩童意識狀態」)。透過這個點我讓他直接回到童年的一個事件。

到了進階課程時,我們將要發掘一些我們獨特的強迫症、恐慌、上癮與補償行為。這些都是受創孩童用以逃避與防衛的模式──好不去碰觸那個極苦的痛、深沈的空虛,以及,面對他自己。

以上癮為例,這裡指的不是依賴藥物或菸酒等物質性上癮,而是泛指任何一種我們會重複進行,好讓自己「不必感受」到恐懼傷痛的行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慣用的方式,用某些東西填塞─食物、菸酒、買東西與囤積;或是讓自己忙碌不堪像是逛街、看電視,甚至於參與過多的社交活動。

有些型態的上癮與補償行為會得到社會賞識,包括過度工作、助人、成為照顧者與義工,以及追求成就。而這些行為的目的是要讓自己忙得轉移情緒與注意力,以免跟自己處在一起;或用以填補某種空洞,所以不斷地追求、拿取與囤積。這像是一個無望的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