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 頁 9

文章索引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頁 2
頁 3
頁 4
頁 5
頁 6
頁 7
頁 8
頁 9
頁 10
所有頁面

 

受傷的孩子永遠在那裡

在一個意念流的練習裡,有位女士身材有些過重,她說自己很「貪吃」(我看是還好啊!),覺得自己怎麼無法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慾,她說這話時既羞愧又自責。

意念流的練習,就是透過鎖定一個要改變的議題,一個「症狀」(一種自己不欲有但它卻常常強制發生的情緒-行為模式),透過身體感覺深入時,任由意念(或回憶)浮現。

她兒時家境不好,但弟妹眾多食指浩繁,媽媽因為重男輕女,她記憶中的畫面是,一家子圍著吃飯時,媽媽會伸出筷子壓住她想去挾食物的筷子,同時瞪著她。有次在廚房幫忙端菜時她忍不住偷吃了,那是一顆滷蛋(家裡唯一一顆,要給爸爸的),煮裂開了一小塊,她忍不住伸手去拿那小塊蛋皮放進嘴裡。結果她被罵是「夭死鬼(餓死鬼)投胎」,在全家人吃飯的時候罰跪在客廳裡。

飢餓/匱乏變成她生命的一個「基本狀態」,她裡頭有個受創的部分─想吃又不能吃,「這麼夭鬼/愛吃的我是個壞小孩」的內在聲音終身纏縛著她。孩童會內化教養者給的評語與教導(這是一個「超我superego」形成的過程)。

這個制約而來的信念需要被釋放!

當她掉淚說我怎麼這樣「夭鬼」時,我柔聲跟她說,「如果現在的你是那個小女孩的媽媽,那個常常挨餓,看著哥哥弟弟能吃飽自己卻不敢動筷子的小女孩

,你會怎樣?」她的淚水更多了,但這次是不同的淚水。「允許她可以吃,讓她吃她想吃的。」不然,抑制批判的意念,會永遠讓那飢餓的狀態,在底層翻騰作祟。她抱著自己更緊了,我想她可以懂我的意思。

去知道我們是如何形成今天這個樣子,以及,對自己有更多的同情。我從每次的個案身上,一次次地學到。

另一個讓我想來還是很傷痛的例子,有一位女士,很用心地上各種心理課程,每次上課都積極招呼老師─是個典型的照顧者(照顧者總有些內在的議題)。

在進階時課時她要求做個別練習,私下來跟我說她的情況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作」─會躲開人群,不想見人而且覺得心裡充滿憤怒。什麼事情什麼人都會引發她的情緒。(那時會有自殺的念頭)

我帶領她做身體河流時,進到一個深度,她說身體內部有一種很難過很難過的「癢」,非常癢,但她「完全沒有辦法」,無法去抓無法去停止它。她一邊說一邊流淚說,這種感覺一來,她很氣自己,真想死了算了。我注意到她的身體在下腹(骨盆區)有些很細微而不安的扭動,也注意到她的聲音情緒裡有一種怨恨。

請她說出任何浮現的意念(我使用「句子完成」的方法,我開頭一個詞,讓她下意識地接續)她說很氣很氣,想死,想罵人。我問她想罵誰?她頓了一下(空白,進入一個意念的漩渦,是一種逃)。接著她說想罵自己。(這是轉化的結果,一個扭曲後的自責與罪惡感。)

我領她到戶外,四處無人的地方請她繼續深入身體的感覺,並且允許聲音(意念)表達。她哭、喊、叫、罵,全身發抖,一陣大聲嘶吼之後,真相浮現了。

一個發生在她幼兒時期的,家族內的性傷害。

在這次意念流和身體流的流通之前,她完全沒有印象。她後來跟我說,自己長期有婦科方面的病症,親密關係也很困難。

我懷著同情看到她。

羞恥、罪惡、無法信任人,無法主控自己,失去界線;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要透過過度照顧人(討好)來得到某種存在的證明。但內在深處始終有一種無名而難言的怒氣……這些是童年性創傷受害者常有的苦之一。

時間流與生命流

在進階課程中,將在流動的身體流基礎上,加強意念流的察覺、釋放與清理。去勘破一些制約與負面信念的模式,對意念有更清晰的覺知力─使得自己不再受制於慣性或過往的「生命劇本」。

到了高階課程,我們將把「時間流」技術整合進來。

課程目標是喚醒覺識,活在當下,開展創造智慧;以及業力的清理─一些來自於無明與習性的干擾與驅迫。可能是源自於家族系統,或個人的過往世代。

結語

在人類的生命旅程中,無處不在的受苦,意義何在?

修士湯瑪斯˙牟敦(Thomas Merton)說,他成為僧侶不是為了比別人吃更多的苦,而是為了更有效率地領受生命裡的痛苦。

釋迦牟尼成道後傳法,他說:我只教導一件事情─去了知苦的本質,以及苦的解脫之道。

這是一個蛻變的旅程,也是一個心靈歸返的旅程。

終究,一些分裂的、被排斥抗拒的自我部分,包括離散的靈魂碎片都將統整,一切一切都將安止於合一的光裡。

我想到尼采的精神三變。

我們都是那忍辱負重,懷著哀傷,被勞役鞭打,行過沙漠的駱駝,恐懼受苦無能反抗。

再來我們會蛻變為憤怒的獅子,充滿力量開始捍衛,甚至攻擊。有著許多的生氣與能量,並且戰鬥。

最終我們會成為孩童。純然、自在,享受生命就只是這樣。……

『復歸於嬰孩』老子也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