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 頁 10

文章索引
自我療癒─從身到心到靈命的療癒旅程
頁 2
頁 3
頁 4
頁 5
頁 6
頁 7
頁 8
頁 9
頁 10
所有頁面

 

學生見證

國立曾文農工輔導主任 梁若玫:

雖然我知道自己常年的肩痛和心理狀態有關

卻始終無法靠意識和自我省思去改變它

上完身體河流的單元後

我的肩痛就消除了

真是太神奇了

讓我不得不相信身體真的能療癒自己

在上完自我療癒工作坊後

感到內在的我鬆動了

比以前更自在

還有一點,課程裡坤楨老師總是循序漸進和細緻的引導

讓我不怕情緒釋放出來 因為知道老師了解你 接納你

你的情緒會被照顧到

Teresa透過自我療癒的課程學習讓我能勇敢的面對內在的恐懼,及改善了我的強迫症,並重新接納並整合我的內在孩童。

 

對想參與者的三點溝通

對於有興趣參加的人,這裡補充三點注意事項:

一、不帶預期,但相信身體

有次一個學員聽我說了一些例子之後,在開始時問我,老師我的脖子扭傷了,等下是不是我就做這部分?

「不!你的身體比你更知道它要什麼,以及它會如何做。所以,放開頭腦的預期和控管。聽身體的聲音,完全交給身體。」

為什麼每個的進度不一樣?

除了每個人累積的身心狀態不同之外,我注意到,越是對自我成長下功夫的,越能與自己內在接觸的,進展都較深較快。不過不需強求,只要循序漸進地打開身體知覺,給予它信任,然後再交給它做它擅長的事就好了。(療癒,是一種本能!)

不需比較,不要預期,交給身體。

二、小心靈性的陷阱

我看到許多常年走身心靈的人,一進單元不是進入冥想的光裡,就是讓身體進行某種很優美的類似能量的舞蹈。我看出來這是虛假無根的,會制止。

身體療癒技術不是放鬆─雖然它很可能帶來深度放鬆的效果;不是冥想,如果進了冥想,要把它帶出來,持續維持身體感知;也不是催眠─有時候掉入創傷出不來就是一種催眠現象,我們要全程保持覺知而不是催眠狀態。

我們只是老老實實地跟身體在一起,傾聽它的聲音,然後讓身體作主。不需要想光啦、靈啦,各種意識的或潛意識的期待來給自己好能量,要與光與神合一什麼的。(這可能是一種逃避接觸真實自我的虛假策略。)

有一位學員,上課時採盤腿坐姿,非常地莊嚴,從第一個單元開始就進入能量舞蹈,但我總覺得不實在。在每個單元的尾端我注意到她的負面能量一絲一絲地要浮上來,但她總轉向正面的能量去表達。

最後一天最後一個整合單元的時候,大家都平息了,這一位反而爆發了,狂叫哭吼…我們如何能用堵塞的方法來面對積累數十年的氾濫洪流呢?

一次釋放一點,一次釋放一點。不求快也不求好──沒有什麼是好的,也沒有什麼是不對的。聽自己身體的聲音,不要勉強,不要扭曲。

另外有一位學員,後來才聽說他曾去精神科求診也用藥。說他有在修,第一單元就進入優美的能量舞蹈,做完之後說自己全身充滿能量,還伸出手來幫別人傳氣給光。一旁的我,無語。

學習真正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也學習著誠實跟自己在一起,對任何人來說,始終是一門功課。明還日月暗還虛空,不汝還者非汝而誰?

不過,「要得到尊重」「要展現我有價值」的驅動,是來自於受創的孩童意識狀態,這要在進階的意念流單元去清理與釋放。

三、操作模式上,嚴格避免太過激烈的表達型態

有些人求快求好,這可能是個人特質。有些人則長期浸淫在心靈領域裡,形成某些特定的心理傾向,或者困難於去打開與碰觸一些隱晦議題,或者過程中下意識地要「表現得好」。另一種情況則是,有些人在練習時失去了對對方的同情與溫柔支持,而用指導的方式,逼出看似很炫的效果。

這不是生命真正的道途。

有些學員在經過我們工作坊訓練之後,感覺很「神奇」,急著要去帶領別人。我觀察到,他們忽略了,身體取向的創傷療癒,重點是長養「觀」與「在」的能力,以及重建身體感受的連結,而不是在於強烈的情緒或身體的巨大變動表現。

因為創傷會形成割裂,讓人失去與身體的連結。釋放與復原的過程不能求快,因為身體需要時間去打開、吸收、整合,與重建。

在練習的反應強度上,也要避免表現太亢進、造成無法承受或不平衡的現象。

這些精神都會在工作坊中一再地被提起──我們還在學習,對自己,對人,有著更多的同情。

(註)美國專研創傷的布里納醫師(J. Douglas Bremner)認為長期或強烈的壓力,會引發一系列的精神疾病,他稱之為創傷係疾病(trauma-spectrum disorders),包括創傷後壓力症(PTSD)、解離症(dissociative disorders)、邊緣型人格違常(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適應障礙症(adjustment disorder)、焦慮症(anxiety)及憂鬱症。他並且認為壓力與創傷的影響會形成對腦部的傷害,以及伴隨終生的身心症狀。像是戰俘與非戰俘的軍人相比,發生中風的風險高達7.7倍。

在對腦部傷害的部分,Bremner做了多項研究,發現長期暴露在壓力下,會導致海馬迴萎縮!像是罹患創傷後壓力症的越戰退伍軍人和健康的非退伍軍人相比,其海馬迴體積減少了26%!他另一項研究憂鬱症患者(主因是壓力)的左側海馬迴萎縮了19.

我將另書專章闡述壓力、創傷,以及各種負面的生命經驗對生理與心理的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