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幼兒的創傷與釋放,一個溫柔而堅毅的過程

兩歲半的他是個小暴君,但沒有人聯想到那是在六個月前他在醫院治療時所種下的創傷!創傷的凍結能量需要被釋放,這是一個一而再再而三的溫柔過程

 

(摘錄)當薩米到父母家過週未時,我正在那裡作客。當時薩米是一個難以想像的暴君,他試圖以一種不屈不撓的攻擊方式控制他的新環境。沒有任何事能讓他高興。他每天一起床就是發脾氣。他睡覺時會翻來覆去,好像在床上摔角一樣。就一個二歲半又必須和父母分開二天的孩子來說,這種行為並非完全不可理解,因為孩子會用行為表現出與父母分離的焦慮感。但是薩米過去一向喜歡來父母家待個幾天,所以對他的祖父母而言,他這次的行為顯得特別的極端。

薩米的祖父母告訴我,他六個月前曾經從兒童高腳椅上摔下來,跌傷了下巴。因為他當時流了很多的血,所以被送進當地的急診。當護士測量薩米的體溫和血壓時,他還是處在極度驚慌的狀態,護士甚至無法測量他的生命跡象。稍後,他們把薩米綁在一個兒童用的束縛板上。由於軀幹和雙腿都被固定了,他身上只剩下頭和脖子能夠移動,薩米自然就拼命動來動去。醫生見狀只好把束縛綁緊,再用手固定薩米的頭,好替他縫合下巴的傷口。

在這次令人不愉快的經驗之後,薩米的母親非常注意他的狀況,並且讓他知道她真的了解他所經歷的折磨有多痛苦、多嚇人。很快地,大家似乎都遺忘了這個事件。但是不久之後,這個小男孩就開始出現蠻橫的態度。薩米的怒氣及控制的行為會不會和他在這次創中的無助感有關?我發現薩米曾因不同程度的受傷多次進出急診室,卻從未出現類似這種程度的驚懼與恐慌。所以當薩米的父母親回來接他時,我們同意來探索他是否因為最近這個事件受創。

我們所有的人都聚集在我當時所住的小屋。在薩米、薩米父母和祖父母的注視下,我把薩米的小熊維尼玩偶放在一張椅子的邊緣,讓它一下子就從椅子上掉下來。然後,我們決定小熊受傷了,必須帶它去醫院。這時,薩米尖叫了起來。他衝到門邊,越過供行人走的小橋,跑下通往小溪的狹窄小徑。薩米的反應證實了我們之前的懷疑。他並沒有遺忘上一次去醫院的情況,而且那次經驗已經造成了傷害。薩米的行為讓我們知道剛剛的這個遊戲很可能已經把他嚇壞了。

薩米的父母親把他從溪邊帶回到房間裡來。當我們準備進行另外一個遊戲時,他死命地緊緊黏在母親的身上。我們向薩米保證,我們所有人都會在那裡幫忙保護小熊維尼。但是他又再一次地跑了出去,只是這次他跑到隔壁房間。我們跟著他到了隔壁房間,觀察他接下來的行為。薩米跑到床邊,雙手搥著床鋪,同時期待地看著我。

我說: 「很生氣喔?」他看了我一眼,肯定了我的問題。我把他的表達解釋成我們可以繼續進行的訊號。所以我把小熊維尼放在毯子底下,然後把薩米放在小熊維尼旁邊。我對他說:「薩米,讓我們大家都來幫忙小熊維尼吧!」我用手抓著毯子底下的小熊維尼,並且要求所有的人都來幫忙固定住小熊。薩米很有興趣地看著,但是很快他就爬起來跑向母親,雙手緊緊地抱著她的腿說:「媽咪,我害怕。」

為了不給薩米更多的壓力,我們一直等著,直到他準備好繼續玩這個遊戲。這一次是祖母和小熊維尼一起被固定在毯子底下,而薩米主動和一起參與拯救行動。當小熊維尼被放開來時,他跑向母親,抱得比之前更緊。這一次他害怕地顫抖和搖晃著,然後非常戲劇化地,他挺起胸膛,開始有一種興奮和驕傲的感覺。在這裡,我們看到了創傷重演和治療性遊戲之間的轉換。當薩米後來再次地抱著母親時,他不再像之前抓得那麼緊,而且更常興奮地跳上跳下。

等薩米準備好後,才進行下一回合的遊戲。每個人都期待薩米會跟小熊維尼一起經歷被拯救的過程。隨著每一回合的活動進行,薩米拉掉毯子、逃進母親懷裡的行為變得愈來愈有活力。輪到薩米跟小熊維尼一起被固定在毯子底下時,他變得相當激動和害怕。他在跑向母親身邊好幾次之後,才能進行這個最有挑戰性的部份。後來,他非常勇敢地跟小熊維尼一起爬上床,我們輕輕抓著毯子蓋在他身上。我看到他害怕地睜大眼睛,但是這次只持續了一會兒,他就抓著小熊維尼推開毯子,猛衝進母親的懷裡,在顫抖哭泣的同時大喊:「媽咪,帶我離開這裡!媽咪,把這些東西從我身上拿走!」薩米的父親嚇了一跳,告訴我說這些正是薩米在醫院裡被綁在束縛板上時說的話。他之所以記得這麼的清楚,是因為他當時非常驚訝,小小年紀的薩米居然有能力如此直接而清楚地表達出他的要求。

我們又做了幾次類似的逃離活動。隨著一次次的活動,薩米表現出愈來愈多的力量以及成功的喜悦。他後來不再恐懼地逃向母親,而是興奮地跳上跳下。隨著每一次成功的脫逃,我們全都大聲鼓掌,手舞足蹈地歡呼:「耶!薩米!!!薩米救了小熊維尼!」兩歲半的薩米成功地克服了幾個月前的受創經驗。那些意圖控制環境、受到創傷驅使、具有攻擊性、壞脾氣的行為也一併消失了。除此之外,他過動與逃避的行為也在重整醫療創傷的過程裡蛻變成勝利的行動。

 

 

摘自『不再受傷』裡「薩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