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催眠老公交出提款卡──睡眠中的催眠-1

 

JimLing:我在催眠治療師課程會提到並指導如何操作「睡眠中的催眠」─在人們睡著之後不需經過催眠引導程序,直接給予潛意識暗示/指令。

催眠老公交出提款卡──睡眠中的催眠-1

「我們能夠催眠人,交出他身上的財物嗎?」催眠師會說絕對不可能。因為催眠無法讓一個人做出不合他價值觀與意願的暗示反應。他的意識會警覺而抗拒。

「人在睡眠中,『潛意識』還會對外界有反應嗎?」是的!肯定!

「那麼我們能夠在一個人睡著之後,給他催眠指令嗎?」可以,要看什麼樣的催眠暗示。(我們在課堂上討論過,也詳細地說明「睡眠中催眠」的程序和作法。)

「那麼,我們能夠在一個人睡著之後,給他不符合他本人意願的暗示嗎?」嗯……,在我聽過一個學生的報告之後,我開始有點兒不是那麼確定了。

在台南我有一群從事身心靈調整、花精與能量按摩的學員(都是女性)。我教她們自我催眠和冥想,以及在工作中如何應用催眠和冥想引導,帶給她們服務的客人更好的療癒效果。我們會提到潛意識的作用,說到作媽媽的可以運用幾個步驟和語法,在孩子睡著的時候對他催眠;以及,她們可以運用這樣的概念和作法,在客人能量按摩後睡著了時,給予正面的、身心復原與愛的暗示。

有一位已經前後來三次復訓的學員(也是這課程的助教)就分享,對呀,我就是在我老公睡著以後對他做催眠,很有效呢!

她說,在她老公熟睡之後,以「睡眠催眠」的概念和程序,給他催眠暗示『明天起要幫忙倒垃圾。』結果隔天晚上垃圾車來的時候,大老爺居然自己主動去倒垃圾了,一直至今。

(睡眠催眠的好處是,省了之前那段催眠引導及深化的程序,畢竟,人已經在熟睡階段了。另外,睡醒之後,他不知道也不會記得,發生過什麼或聽到什麼。)

底下的眾女性聽了都很羨慕。沒想到她接著繼續分享的,卻讓我大吃一驚!

『還有還有,我也在他睡著時,跟他催眠說要把提款卡和密碼都給我,然後也成功了!只是沒有隔天就見效,這花了我一段時間。』

學員們眼睛發亮,而我則是捏了一把冷汗!

雖然幾年前開始教授進階催眠,並且放進睡眠催眠這個主題時,我就有些覺悟,或許我們將會踏入一個新的領域……

隨著每一期的催眠師課程,都會有幾位學員跟我提出了,他們成功地做到睡眠催眠的案例。

我最常聽到的是,做父母的在孩子睡著之後,跟孩子說話,來改善他們親子的關係,或是讓孩子成長期的情緒問題與身心壓力得到緩解。

(有一個例子是孩子是過動兒,媽媽在國小教書,她就運用睡眠中催眠來幫助孩子,成效頗佳。)

(最近一次課程,我們設計了一種直接實踐的方法,讓一組人馬躺一排,引導者用催眠程序導入睡眠,然後暗示一些身體動作的反應,像是動手指頭、動腳指頭等。引導者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每個人熟睡中的身體,會依照指示做出相對的動作。

進一步並且實驗植入後催眠暗示──在喚醒之後,受催眠者會做出被暗示的行動─而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也不記得。)

在學習催眠的初級課程中,一個催眠師的基本信念是,我們無法在對方不同意的情況底下催眠對方;同時違反對方的價值觀、意願與需求的暗示也不會成功。

現在我心裡會這樣告訴自己,她的老公會把提款卡和密碼拿給她,是因為她學了催眠之後,夜夜在老公耳邊溫柔細語,兩個人的親密關係越來越好之後,一種自然的、信任體貼的行為。

畢竟催眠是一種很特別的人際關係,一種潛意識的交流,涉及信任和關心。

相較於上面那個讓老公交出提款卡的例子,我比較喜歡下面這個故事。

八月份在台南 老師辦的兩天NLP訓練課程(學員是榮譽觀護人和更生保護者等幾個協會的輔導志工)。課後一位胡姓大姊熱切地跟我分享(還送了我幾本佛書,感謝!)說她因為出國,孩子讓別人帶,回國後孩子跟她疏離了。她於是每天晚上到孩子床前跟他說話,說媽媽愛他。經過一段時間,能明顯地感受到孩子從抗拒到接納…她那讀國一的大男孩,現在會跟媽媽擁抱,賴在媽媽身上了。

我相信,在心靈的層面,我們都是相通的。有愛,就有方法。(凌坤楨作品,引述或轉載,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