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催眠現象與舞台效應

2007年十月,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某演講廳。

這是一個主題為「催眠」的公開課(就是演講)。底下坐滿了對催眠有興趣的民眾和心理諮詢工作者。臺上擺了五張椅子。這天的氣氛很好,現場擠滿了一百多人,連走道乃至於講臺前的一片空地也都坐滿了人。

我簡單的說了一些我在催眠和NLP方面的經歷,然後直接引導全部的觀眾做放鬆和想像的練習──這是一個簡單的放鬆程式,同時也暗藏著一個團體的「催眠敏感度測試」。

『感覺你的左手的重量,還有右手的重量,讓自己放鬆,更深。』這不是很嚴謹的催眠引導詞,也不需要太正式。我一邊透過呼吸的韻律引導著,一邊觀察著講臺底下一個個閉目低頭,逐漸放鬆的的觀眾。

我知道只需要這些簡短不到五分鐘的引導,有相當比例的人就會進入催眠狀態。我也看到了有好多位已經進入了深淺不同程度的催眠狀態裏了。(而當然,也會有相當比例的人在這種場合裏很難進入催眠狀態,是哪些人,我也看得相當清楚。)

這個晚上,許多人下班後從各地趕來,能有個深沈放鬆的休息,很好。而同時,對這些帶著好奇與興奮而來的朋友,我在心理默默地說:謝謝你們,這會是一個值得的夜晚。

在一段適當的時間之後,我引導著一個蘇醒的程式,讓大家跟著一到五的數位,更加清醒,回來……在數數位的同時,我說,『有些人手,是那樣地放鬆,抬不起來了,當你一邊更清醒時,你也發現你的手,抬不起來,動不了。很放鬆,很舒服,你醒過來,而同時你的手怎麼樣都抬不起來、動不了。』我看到一位女士抬起頭來,張開眼睛帶著訝異的表情看著她的兩條軟垂無力的臂膀。

我邀請她上臺來。當她艱難地從擁擠的走道裏出來時,她的雙臂仍然沉重地「掛」在肩膀上。

第二位受試是坐在前排地板上的一位年輕男士我看到他雖然眼睛張開來,但是仍在催眠狀態裏。我伸手向他邀請:「也請您上來。」他直接站上來坐在第一張椅子上。

後面的三張椅子,我讓在場的觀眾自行志願上來。(搶上來了十多位,先坐先贏!)

當我邀上來的女士坐上椅子時,我說,現在你的右手會浮起來。然後這個手自己漂浮在那裏……而坐在第一個位置上的男士,我讓他坐穩之後,把手輕壓著他的肩膀,說:睡!

對後三位則說,『讓自己放鬆。』

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得出來這五位志願者,催眠的深度差異嗎?

我邀請上來的兩位(在我旁邊的男士,以及他旁邊那位手臂漂浮的女士),比起後來自己主動搶上來的三位,進入了更深的催眠狀態。

這就是舞臺效應!在我邀請這兩位上來時,我已經看出來他們兩位有著高度的催眠感受性,同時在團體測試時已經進入了催眠。上臺來坐上椅子,此時我說的任何暗示(除非是太不合理的),他們都能跟著而起反應。

有時候團體催眠比起對一個個案催眠要更容易些,而擺置出一個舞臺──有個臺階stage,眾人眼光焦點聚集,以及預先放好的椅子,燈光等,都在佈置出一個舞臺──則會更有效地引發高催眠感受性的人進入催眠狀態裏。

這種概念,從麥斯麥爾Franz Anton Mesmer時代開始,就已經是舞臺催眠師不傳的心法秘訣了。

(只是麥斯麥爾Franz Anton Mesmer並不知道,但卻無意識地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