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催眠可以猜樂透數字嗎?

 

催眠可以猜樂透數字嗎(凌坤楨2006年發表於台灣臨床催眠師論壇)

前幾天收到一位去年(2005年)中壢張老師開的催眠師證照訓練班的學員來信

(他正在作我們課程要求的催眠實務案例報告)。其中寫到有一個案例中六合彩
的三星(這種到底要怎樣簽,我可是一點兒也不懂)。徵得他同意把他這一篇
放上來。以下全文照錄

個案:女,54歲,家管
情況:體驗催眠
流程:
1.
漸進式放鬆
2.
下樓梯
3.
搖籃
4.
看見自己想要的事物
5.
待在自己想要的事物裡頭,同時享受它
6.
保有美好的感覺,同時在我喚醒的時候將它帶回來

結論:
用台語催眠是個挑戰,必須好好練習一番才行。
做完催眠之後,個案表示很舒服,有看到一棟房子,一間夢想中的房子。

後續:
簽六合彩中三星,據說是在催眠的過程中有看到號碼=.=|||。真想不到催眠也可以這樣運用。

Johnson C.Y. Chen

很早以前我也曾經實驗過一段時間的催眠引發超感知覺能力。包括「看」到摺
起來的紙條上的數字,以及猜樂透開獎的數字。(後一個有個很有趣的發現。
不過說明在先,我們沒有中獎,不要來找 ^^ )。

另一位學員也曾報告更猛的,催眠個案後請他隔著牆,「看」到另一個房間的
紙條(雙盲設計,另房間的人並不知道紙條是什麼字,而他作為催眠引導者他
自己也不知道,是先找好人寫好,放在那一個房間)。

預知預感能力,以及這種彩券猜獎的事情,不知道跟催眠者、催眠使用方法、
及受試者這三者有沒有關係?或者還有更大的一塊?(天命?)

我以前帶的學生(國小老師)去開發她的孩子的超視覺能力(就是眼睛閉著能
夠看到東西),能做到,媽媽心裡想的數字,小女孩能夠在心裡也看得到。(
是「看」到而不是讀心。因為這位國小老師是在腦海裡想著在玻璃板上寫一個
數字4,然後坐在她正對面一公尺的女孩就說是「4」,然後又說,好奇怪喔,
媽媽,這個4怎麼左右邊反過來呢?各位知道意思了吧?──她看到媽媽腦海
裡形成的心象)。好啦,這位媽媽後來跟我說,他們去弄樂透也是沒中。

另一次也是幾年前在民權國中帶資優生全腦開發課程,按照七田真的方法帶他
們開發透視力,有一位學生能夠連續16次猜卡片都正確(二選一的卡片隨機拿
出來。hit 的比率應該是216次方)。但是當全班鼓譟甚至打賭(有獎金時)
這個學生就開始不穩定了。(有沒有發現「狀態」的重要性?這是個啟發!)

回到猜數字,我用的方法是直接引導與直接暗示。我私下以為,重點不是在於
方法的類型(下樓梯或到聖殿,進到未來或飄上天堂,其實我想任何方法都
可以),而是在引導達成的「深度」和「(意識的)穩定度」。

先談談深度的部份,我的經驗是一定要先催眠到一個深度,要超過眠遊狀態
(眠遊狀態的測試指標就是失憶 amnesia,會遺忘數字或英文字母或姓名,看
催眠者給怎樣的暗示。因為那意味著受試者不僅身體很放鬆,意識心智也到了
放鬆放空的狀態,對於要產生超越平常意識層次的超常經驗,這點很重要。不
然若催的不夠深,就會無法確認是意識還是潛意識在 " " 那些數字)。
Elman 引導五步功法,第四步就是要產生了,以及要測試是否通過了數字遺
(numerical amnesia)

(曾經在證照課上示範六級深度引導,暗示學員只能記得英文字母 ABCEFG
其他都想不起來,他就無法拼出狗 DOG,只能一直重複 G-G-G...D
這些都怎樣也想不起來。)其實最好是帶到(Arons 分類的)五六級的正負向
幻覺,一樣在課上示範時,學員會看不到就在他眼前五十公分跟他招手的同學
;另幾位則被暗示看到台下的男學員身上都沒穿衣服。
(這是一種我們的知覺欺騙了自己的現象,在課上訪問那些接受暗示而產生幻
覺的學員就能清楚「意識」的這些特性和面向,這表示我們的意識其實有著諸
多不同的層次在同時運作著。對這領域希望有天能得空寫文談談。)

深度的部份還算簡單,意識的穩定度比較困難,這一點我目前也無法突破──
我認為要跟「受試者特質」有關。

我直接講一個學員的例子好了。她是個催眠感受性很強的女孩,幾年前跟我學
NLP 和催眠時我發現她能進入相當的深度(後來她也有了用觀想和意念能量

隔空助人的能力)。那時在萬華社區大學的教室裡,要示範催眠現象與所謂的潛

能開發,我催眠她到一個深度之後,寫了一個數字並且把這紙條貼在她的額頭

(一般認定是第三眼的位置前)。(這裡大陸特異功能界叫做天目穴,跟屏幕效應

有關,我們後文會提到。)然後就直接問她『現在看到你額頭前面的紙條上面的

數字是哪一個?』請她用手指頭比出來給我(因為她進入太深了無法說話)。後來

為了避免是否我以什麼方式傳遞了訊息,或她從我這裡得到答案,接下來請社大

班上一位同學自己寫數字(我沒看到是什麼數字),再一次一樣地引導她進入催眠

狀態去看。她還是可以看到那個數字。聽她形容腦海裡出現的影像的模式,我想

是屏幕效應。

我另一位意識穩定度更好的朋友,他可以不需要把紙條貼在額前,他是自己放
鬆進入(我根本不需要做引導),把紙條寫上數字後摺起來放在離他一公尺遠
的桌上,他一樣可以在閉著眼睛的靜定狀態下看到。我寫的是兩位數字,換句
話說,猜中的機率是九十九分之一。

後來玩猜樂透數字的實驗就是找這位意識穩定度很夠的朋友進行,並且是在他
睡著之後(這是一種睡眠中的催眠,要他的意識完全不參與)。

(結果發生了很有趣的事情。先賣個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