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睡眠中也可催眠

睡眠中也可催眠─催眠課程心得 西安上課學員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接觸到了催眠並迷上了它,我開始多方面搜集催眠的資料來學習,去上了一些老師的課程。更好的應用催眠技術還考取了心理諮詢師。

後來瞭解到了凌老師,對他的文章特別喜歡,同時也瞭解到了他在“催眠、NLP、時間線”方面有多年的經驗。

20148月,凌老師在西安的課堂上讓我對催眠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見識了“睡眠中的催眠”,這是我以前所沒有涉及到的。包括之前的一位催眠老師也跟我講,沒人能解釋清楚催眠過程中睡著了治療是否有效果。而我也遇到過催眠過程中來訪者睡著了的情況,我當時的處理方式就是把他叫醒,重新再做。後來有一位老師跟我分享說,他在來訪者睡著之後繼續做催眠,也是有效的。他說他的來訪者每次接受催眠就會呼呼睡大覺,結束就自動醒過來,下次來還是這樣,要是沒效果他早就不來了。

直到參加了凌老師的課,我才學習了完整的睡眠中的催眠。那一次是凌老師把大家帶到一個催眠狀態當中,也分不清楚是不是睡著了,因為有些人真的已經睡著了,包括我自己,結果有人開門,凌老師就用了一個“巢狀結構”的技術,給出一個指令。結果醒過來之後很多人都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後來凌老師解釋了這個 “巢狀結構”的技術,就是把人帶入催眠狀態後,通過特定指令帶入深度催眠狀態,再給出特定指令再次帶回到淺催眠狀態,所以中間發生了什麼,很多學員完全不知道。據說這個“巢狀結構”最深可以帶三層。這個以前我是沒學過的,如果凌老師不講解,我們根本瞭解不到這個技術。

後來開始兩人分組練習,我幫對方做放鬆,慢慢地把對方帶到睡眠中的催眠狀態中,通過測試看她已經睡著了,於是就給出指令。結果發現對方好像要醒了,這時候我想到老師講的,催眠不是“操控的技術”,當我們的指令違背了她的意願時,她的自我保護機制就會啟動,於是我終止了這個指令,繼續引導她放鬆,發現她又一次進入了睡眠。我看到,即使一個人睡著之後,給她不符合她本人意願的暗示,她的潛意識也會抗拒,潛意識就會通過叫醒她的方式來結束這種狀態!這讓我看到了潛意識的神奇,即使我們睡著了,潛意識也是很清醒的。一個人不能催眠通過控制另一個人,除非他願意。否則我們做睡眠中的催眠就沒有辦法繼續進行。

記得有一次,一個學員在課堂上睡著了,還一直大聲打呼,大家都叫不醒他。凌老師就走過去,跟他的潛意識做了個聯接,並得到了對方身體上的回應,凌老師收到之後告訴他:我的課程講到一半的時候,你就會醒過來,而且還會因為沒學到東西有一些失落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所有人大吃一驚。過了一段時間,他突然醒了,坐起來之後眼神顯得很迷茫,甚至有點不安,真如凌老師說的那樣。這讓我看到了睡眠中催眠的神奇之處。

當然了,凌老師教給我們的,不光是睡眠中的催眠,還有快速而優雅的“瞬間催眠”,以及“催眠回溯療法”,“情感橋技術”。我們曾經參加過一個催眠治療老師的課程,他認為所有的催眠都是暗示,所有未完成的事件都是一次未完成的催眠。而凌老師的“情感橋技術”雖然是通過情緒事件來進入催眠的,但那些情緒事件本身就是一次未完成的催眠。既然催眠是暗示,那麼催眠治療也可以說是解除未完成的暗示。提到了催眠自然就少不了催眠回溯或前世回溯,凌老師說催眠前世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幫到來訪者,而我的想法是,如果前世是真的,那麼我們能從前世獲得什麼。比如我的前世是一個珠寶商人,那知道以後我應該會鑒定珠寶才對啊,就像湖南的那些再生人,知道自己前世的語音,也能講,那麼我們是否可以通過探索前世來找回本來就有的技能呢,這也是我想要探索的一個方向。

因為我對睡眠中的催眠很感興趣,所以就多談談這個話題,課程結束後我接到了一個需要上門諮詢的個案。

案主是個中年男士,以前在外地打工,一個月能賺到23萬。因為老婆要生孩子,決定回老家上班。因為以前跑業務,習慣了一個月應酬花費一萬多,而他回鄉後的收入每個月才兩三千,因此出現了嚴重的失眠,導致無法正常上班。於是我就選擇用凌老師教的:同步呼吸帶“工廠下班”想讓他很好的休息一次,因為凌老師也說過,第一次的催眠就做放鬆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結果失敗了。對方說,“不要給我囉裡囉嗦嗦,讓我睡覺就行了”,於是我就問他,“你是哪裡的緊張讓你睡不著”?他說是大腿膝蓋那一部分,我說,“好,你把注意力集中到那裡,去感覺你膝蓋的緊張,想像你膝蓋周圍的神經像拉緊的纜繩,很緊很緊。接下來你想像,抖動你的膝蓋,慢慢的放下那些拉緊的纜繩,這種放鬆的感覺慢慢的擴展到整個腿上。接下來我繼續用了“工廠下班”,一直到他睡著。過了一會兒他突然醒過來,說做了個夢,夢到小時候打樹上的鳥,把自己打傷了,說這些的時候雙手捂著臉。於是我告訴他,這只是一個夢,你喝點水,停一停再繼續。這樣做也是為了打破狀態。當案主第二次進入睡眠時,他又開始打呼了,我也很滿意,覺得就這樣把“工廠下班”做完就能取得一個他想要的睡眠效果。結果他再一次醒過來,說夢到以前在黑社會殺人的事情。我把話題略微做了點轉移,接著馬上進入第三次,這次做得很順利,中途沒有再驚醒。於是我在“工廠下班”後面做了一些調整,增加了一些內容:維修工人進入到他的體內,幫他做個大掃除,然後再給他的各個部位除塵加油,補油漆,更換零件,之後讓這些工人離開,然後又告訴他,聽到了上班的鐘聲,看到穿著新制服的工作人員,帶著新鮮的氧氣,能量進到身體裡。一直到最後換醒。

(凌坤楨註解:這個案例需要做更深度的催眠治療──包括童年的創傷、青年時期的一些負疚事件等。不過第一次的接觸,滿足來訪者的「放鬆、好睡」需求即可。關係建立和「緩進策略」比較重要!在深度放鬆下,來訪者的潛意識開始釋放一些記憶─夢境,是非常好的指標。也意味著他的潛意識信任催眠師了,我們認為這些浮現的夢境並非幹擾,而是一種要訴說的意圖:他的潛意識找到能夠聽它說話的人了。另外,膝蓋處的緊張很有意義,可以使用創傷釋放的身體流技術來跟進──假設以後有這類型的案例時。)

因為個案未做進一步的持續治療,只瞭解到他的睡眠問題後來有了很大的改善。

通過給他的治療,我更加相信,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他過去的“故事”催眠了他,讓他把自己保護起來,而我三次同樣的催眠就是要讓他明白,我們只是讓他放鬆下來。就像凌老師說的:我們只需要循著程式,有彈性地回應,按目前走的路徑,讓他不斷地放鬆更放鬆,甚至是學會放鬆,明白放鬆是安全的,直到進入夠深度的可以工作的階段,我想這才是後面能夠順利的進行到結束的原因吧。

另外一個跟睡眠有關的個案,是一位83歲的退休教師李先生。因為患了肝癌晚期,一直在醫院住院,由於疼痛比較嚴重,經常無法入睡。家裡人很擔心,所以要求通過催眠來幫他緩解疼痛,期望只要能很好的睡覺就可以了。

通過會談,我發現李先生頭腦很清醒,就是心理壓力很大,加上疼痛,導致入睡困難。所以在跟他做了一些必要的解釋之後,又給他做了“催眠感受性測試”,發現他有很多畫面完全想像不出來。於是決定用“大衛·艾而曼催眠”來導入。流程如下:

一、第一步用“大衛·艾而曼催眠”做放鬆,同時也用了同步呼吸法,中途他就開始有了輕微的鼾聲。

二、在做完遺忘數字之後又加入了湖面湖水,楊柳蕩漾,廣闊而蔚藍的天空等讓他打開心扉的引導。結果他一直都在呼呼的睡,所以就沒有喚醒,而是告訴他睡到自然醒就好了,同時給他一個暗示,晚上也會有這麼好的睡眠效果,是的就請動一下手指頭,等他有反應之後就告訴他經過一段休息後就會自然的醒來。此時,案主的面部很平靜,身體也很放鬆。

第二天回訪時得知,昨天晚上李先生終於可以很好的睡覺了,他的家人要求再做一次,於是我又為他做了第二次,並在結束之後將這個方法教給了他的家人。

在這裡,我還想重申凌老師的一句話——催眠是一個教育的過程。催眠諮詢就是一個倒三角,改變是從一點點的細微之處開始的。而通過凌老師的課程,我明白了,技術並不是最主要的,而那種無時不在無處不有的關懷和陪伴才是療愈的靈魂與關鍵。愛就是醫治。愛就是療愈。

我懷著無比真摯的感恩之情,感謝凌老師和師母,同時也感恩主辦方,為我們安排了這個“特別”的課堂,讓我們可以縱情恣意地享受這樣輕鬆而酣暢的學習過程。也感謝工作人員對大家無微不至的關懷與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