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2011三月上海進階催眠課程實錄-3

(續上)凌:上海催眠師訓練進階課程實錄─這是20103月初在上海。第二階課程的第一天。第一階在一月初舉辦了。我想在第二階開始之前,問一下學員在這段期間的「身心變化」和「運用催眠」的心得與情況。

LiJon:

我的小孩四歲半,以前呢他半夜老做惡夢,醒來時就哭,哭有半個小時,我們會很無奈的看著他哭呀哭。後來當他開始哼哼哼的時後我就跟他講說:寶貝呀,媽媽很愛你,媽媽最愛你了,你是最棒的你什麼都不怕,你做什麼我都在後面保護你、支持你。說完以後他就沒事睡著了,這是一個我比較親身的案例。第二點說到改變,我想是心態的改變吧,以前可能是抱怨的時後會多一些,抱怨挺多的,慢慢的有所改變,我在調適一改變,那麼改變有二:第一、煩腦都是由心而生的。第二、凡事都有解決的辨法的。而有了催眠之後就更好了,因為它很快速、非常好,而我可能會更好。第三、關於疑問,上回我就帶著這個疑問來,而我也跟Kou老師商量過,我的小孩挑食的很厲害,我想解決他挑食的問題,很多的方法我都試過,現在他的阻抗很厲害的,我要做什麼他會問說:媽媽你是在催眠嗎?他才四歲半,他的吃飯和睡覺不太好,我想解決他這二樣問題。

CG:

我與LiJon都是在高校工作的,我們兩個不是專門做心理諮詢的,工作部門各是課研部跟高教所,會兼職在學校做個案。實際的經驗就是原來我看了很多書,對催眠的理解已經很深刻、蠻透徹了,但具体元月份上完四天的催眠課時收穫很大的,包括自我催眠,這個我現在經常用,是有体會的。個人身心的變化剛剛小Li已經提到一點,因為我們辨公室壓力比較大,抱怨也多了一些,但是後來慢慢的透過學習像是催眠或其他的,体會到如果心態改變的話生活也會豁然開朗一些,我非常支持「相由心生」這個觀點,雖然工作壓力及工作量可能更多了,我們可能會更積極一點、工作效率更好一點、面對週圈的人感覺也會更好一點,讓不僅我們有了變化,週圍的人也感受到變化。

至於問題呢,我也有一個困惑,我的個案也會接觸小孩,第一次做時蠻好的,可以快速而方便的,但是後面幾次也可能是他與我愈來愈熟了,不太容易帶進去,這是在帶小孩才有的現象。

LeeYi:

上回上完凌老師的課感覺身心得到很大清理,生活中似乎沒有什麼不同,但最近感覺有些的不同,而我又會想去捉那些的不同,覺得自己較之前勇敢,以前我很怕黑,若一個人在家會害怕要開著燈睡覺,原來都是這樣的。前儿天我先生出差,第一天我先開著一個比較暗的燈,還好也沒有特別恐懼的感覺,第二天我就全黑的睡覺了也沒有恐懼的感覺,我覺得自己比以前勇敢很多,我覺得這是我一個很大的變化,身心得到很大的清理。我的一個疑惑是身邊的朋友知道我學了催眠會很好奇的跟我說:「你不是學會催眠嗎?那你把我催眠了吧,催了吧」,他們想嚐試而我不知道該不該為他們做。因為我看了一些書,知道催眠是雙方的教化過程,我覺得關係應該是平等的而不在顯示自己的技術高超,如果對方是以一種看熱鬧的態度,那我就不太願意給他們做。因為我知道朱靜會有不同的看法,我們曾經討論過這個觀點。另外我有一位朋友從小帶他長大的長輩過世了,我也發了微博支持到他,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有一種很悲傷的感覺,想起過去發生過的一些事情,有些人已經無法在身邊了,我就會覺得見証到我對生命的一些態度而有了一些体會。


Chu:

就像剛剛LeeYi他對於身邊好奇催眠的人是拒絕的而我則是他們全成為我實驗的對象,當然也是徵得對方的同意。所以我的練習是非常多的,基本上每天會有二、三個人被我做催眠,對於我的被試者我都視他們為跟我一起參與合作及配合而並非白老鼠。我在個別一對一的催眠時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有一次我嚐試做三人團体催眠,一開始時非常順利,而中途在一定深度時突然有一個人醒來接手機,而開始進行前我已先預告過手機靜音或是震動,可以聽到它的聲音而不受吸引。當那人接完手機坐下來後一直坐著望著我,而另外二位則進入很深的狀態,我也讓他們做手撥眼皮無法張開的動作。回來後我問他們,得到進入很深的反饋,而那位中途去接電話的說之前他已經睡著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去接電話,後來他自己就茫然的坐著,我不知道他是在催眠狀態中去接了電話還是他從催眠狀態抽離清醒了,這是我做個案時所遇到的一個問題。另外談我用在自我催眠,我本身的腸胃是屬於脆弱型的,有一次晚上吃得比較多,冰的、熱的各式都有,半夜我得了急性腸胃炎,出現混身痙攣、嘔吐的情況,以往我的這種狀況我會呈現半昏迷的狀況由我老公送我到醫院急診,那一天我坐在馬桶上整個人是很清醒的,指揮我老公為我做一些事,後來我躺在床上過了二個小時並且休息半天後就沒有腹瀉等症狀了。我在想做催眠當中是不是幫助理智上對身体的疼痛等症狀能很清楚的意識到,這是我自我催眠的案例。第三、因為上回我是屬於特別的案例,回去之後我的夢特別的多,就像師娘說的我的夢是無邊無際的各種朝代都有,很混亂但記得很清楚,而半個月之後我的夢就沒有了,睡眠也很好、精神也很好,但我的身体出現一個症狀就是我的喉嚨出現多痰,早晨起來痰特別特別的多,就像咽喉炎一樣,感覺嗓子不太正常,那痰要從身体肚子的深處要咳、吐出來般,每天早上都一直是這樣的,不是胃,是很深的底層出來的,像是要嘔吐的症狀,而且我的喉嚨經常會有很癢呀或是不舒服,其他方面我的身心靈狀況都很好的,在做個案的時後我的說服力很強,但除了受試對象外,我還沒有將催眠帶進我的個案治療中。

(凌老師:前半個月的夢讓他來,你更深層的潛意識它在漫遊時空,我猜你懂我的意思;第二、從中醫理論來看,痰是身体積累的一些東西,出來是好現象,但另外你咳嗽的部份,有個做法:早晨醒來找一個適當空氣流通的地方讓聲音出來、自發的讓它出來可能是喊或者叫,打個比方也許是:討厭,我恨死了之類的任何的話,你可能也許只是一聲叫都可以,讓它發出一個聲音,讓它出來之後停下來等待身體河流,跟自己說:我知道了。一天天一點一點的做。上回我們的課中你們已經知道透過身体來表答、清理,吐痰是身体上的清理,而喉嚨咽喉的緊,而它想要出來的是沒有表答的內在意念有關,而那個意念可能是更深的意識或是不同時空的經驗。不做後續的處理,只是允許後續的表答,這個概念就是觀照、允許、釋放、流通。)

MH:

很高興藉著這個機會可以提到一個問題,前二天剛好做過一個團体催眠其中有一個現象比較困惑想請教一下。前二天跟一個外企的包括北京光X國際的人資專業人員他們對催眠很好奇,然後我就給他們四人運用催眠引導找到他們的動力支援,因為他們平時的工作壓力很大,我就給他們引導到一個地方可以源源不斷的提供能量,那可能是一個光球呀、美麗的地方呀、圖騰呀什麼的。其中三個人都進入了催眠狀態,分享時有二個人都進入了大海,其中有一個30歲的小姑娘,大學畢業的在某外企工作負責三個地方,每星期要跑那三個地方,做一些培訓及諮詢管理。過程中我看他蠻進入狀況的,在分享時他說一會兒他在田野,一會兒像是在老家,一會兒又覺得不是而是另外一種景色,然後呢一會兒又會回到之前的場景,兩邊不停的來回著。那會讓我回想起以前學意象對話的時後,老師會帶我們淺催眠去看到一些房子,他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回憶,我也是很奇怪的,一會兒我就想起像是法國楓丹白露式的別墅,一會兒在山間流水潺潺,我就覺得跟這個女孩子有點像,我好奇那是不是本源的東西和社會要求的衝突。

Yum:

大家好,我叫Yum來自北京,學習催眠的目地我總結了三句話:第一、要管好自己。第二、要服務好我老婆第三、順便幫助親友。上回回去後我就在我自己身上試,自己問題不是很大所以都還行。老婆部份我估計可能要再多一點信任,他很信任我,但催眠這方面還要多學習多點功夫,我估計差不多了,所以這一次我要多學一些更深入的東西回去更好服務家庭。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