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想像成功與打造心靈地圖─催眠大師心法之2(上篇)

想像成功與打造心靈地圖催眠大師心法之2(上篇)

催眠是什麼?

催眠能做什麼?

讓人眼睛睜不開、產生幻覺?或者全身僵硬像鐵板般地架起人橋,上面還能站上幾個人?

我認為催眠的價值在於讓人行為改變、達到成功目標,去除恐懼與內在阻礙清理來自於過去創傷的影響。

我們第一回合提到了一些讓人健康的催眠,

這次來談談催眠師的第二個概念和操作方法─同時也是催眠讓人改變的基礎。

這回合也會提到催眠對孩童的幫助,以及對孩子來說最簡單的催眠法。

上一篇現代醫學催眠之父艾瑞克森17歲那年因為小兒麻痺症導致全身癱瘓了,他透過回憶與想像,重新喚醒身體肌肉的運作

他開始搜索記憶,找尋最喜歡的動作,最喜歡的感官感覺,他也想像自己像猴子一樣靈活爬樹,想像手掌與手指抓住樹枝的感覺,還有爬上樹幹,攀上樹頂時,腰要怎麼用力、腿要怎麼支撐…

艾瑞克森運用想像力─想像著自己能夠活動的樣子讓自己的運動神經和肌肉日漸康復。上篇提到我的學員運用催眠喚醒她那「醫師判斷機率極微」的昏迷哥哥,也是做了大量的想像引導童年一起經歷的田野奔跑、海星與蚯蚓的細胞再生、帶家人出國旅遊的計畫傳輸進她哥哥的潛意識心靈。

透過想像力,促成復原與改變

想像力會激起生理反應。所以我們看恐怖小說驚悚情節心跳會加快。心理神經免疫學(PsychoneuroimmunologyPNI)用心像法來幫助健康與療癒(想像腫瘤細胞變小);傑出的運動員都需要接受心理訓練(mental training),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心像練習─可以說是運動員的自我催眠訓練。

提到催眠,有一個「檸檬測試」;通過形容檸檬,(以激發聽者的想像)而使人分泌口水。催眠師要練習帶有豐富想像力的語言暗示,作為引導:

想像你手上拿著一只青嫩的檸檬,用點力道壓擠一下,感覺到裡頭的汁液拿把水果刀把這檸檬切開,檸檬汁流出來沾到你的手,掰開來看檸檬果肉的色澤,再用點力擠壓這切開來半顆的檸檬

催眠,在定義上,是一種變動的意識狀態,身心容易因為暗示而改變。「想像」是進入催眠的好方法。傳說中曹操的「望梅止渴」典故就是用形象想像來激勵士兵──換個角度來說,這群士兵的暗示度接受也挺高的。

孩童的心智常處於一種慢速腦波(α波)的狀態,他們有豐富的想像力,因此對孩子來說,導入「催眠狀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想像。但也因為他們容易受到外界的暗示,而形成負面的影響。我有時會聽到一些學員提及,他們的孩子在睡前看了恐怖電影或一些驚悚的鏡頭,會做惡夢,白天也容易浮現那些畫面而驚嚇。有位學員還說小時候因為長輩說了一個鬼故事,到現在她對某個東西還很恐懼。

以神經語言程序學NLP的觀點來說,恐懼症就是引發恐懼的刺激物在腦海裡的「想像畫面」的作用。本篇後段會提到一個害怕老師因而懼學的孩子她想到老師的臉就會發抖,我的學員用催眠的方式解除了她的恐懼(做法是引導到催眠的狀態,然後改變腦海中的老師畫面)。

這個取向認為,恐懼症就是一種「催眠」現象,而我們再次導入催眠來『解催眠』。

引導想像是進入催眠的好方法

運用想像是進入催眠狀態最好的方法─這句話是澳大利亞的舞臺催眠大師馬丁..詹姆斯(Martin St. James)說的,在他的書上第一章。我看他的催眠表演視頻,確實都是使用想像法來引導人進入催眠。

他會先讓一大群志願上台的人做一系列的動作和想像:

雙手緊握在一起,想像這雙手緊緊地融合在一起像是一整塊鑄鐵;

想像自己是工地挖土鑿洞的打樁機,不停地鑽地;

想像自己是一棵樹,來了一隻小狗對著你尿

很熱很熱,熱到流汗,熱到要脫掉一件外衣;很冷很冷,冷到發抖,冷到搶旁邊人的衣服,冷到整個人都窩進旁邊人的懷裡。

在每個階段馬丁會篩掉部分無法深入想像的人。所以這是一個高明的測試-篩選-訓練的過程,最後留下催眠感受度最高的一群人。當到達最後冷熱溫度改變的階段,也已進入了真實的催眠狀態。以幻入真,從「想像」到達「進入催眠」。

舞台催眠表演重要的是篩選出完美的受試,這種多層次的篩選與訓練過程也會讓受試越來越深入。就像我們在第一回合說的,催眠師以一系列的鋪陳引導,通過一個又一個的有效說服 convincer,讓受試進入越來越深的狀態裡。要求受試專注地融入想像以進入一種身心變動的狀態,是傳統催眠的入門操作手法。可以說,當受試想像「成功」了,進入催眠(「變動的意識狀態」)也成功了。

想像『成功』

想像力是導入催眠的好工具,催眠師則要有讓人「想像成功」的能力。

催眠師引導受試,不只是「進入想像」,而是要「想像成功」!艾瑞克森想像自己能重新走在農場、再次攀爬到樹上;上篇提到的妹妹在昏迷哥哥的耳旁描繪著哥哥在康復之後的景象:帶家人出國遊玩。

這裡的關鍵字有兩個:想像(畫面)、成功(達成目標)。

『想像成功』為何重要?人類的心智系統是一種目標導向的設計。要能「看到目標」「看到完成的的景象」才能激勵動機,且高效地整合所有資源協作。簡單地說,一個具體的標的才能啟動「導航系統」。

有個例子。有位史上第一個橫渡英吉利海峡的女性,首度挑戰游卡塔林纳海峡時,出現一個巨大的阻礙──在濃霧中她看不到岸邊。最後筋疲力竭的她放棄時,只離岸邊半英里──但當時她不知道!她對記者說『我不是為自己找藉口如果當時我看見陸地,也許我能堅持下來連接「目標要看得到」

目標要看得到

這個動機激勵與導航系統,是以「圖像」的型態在心智裡運作就是英文vision這個詞。「夢想板」和「影像化心想事成」visualization 技術,「企業願景」(馬雲喊出公司要活102年,跨過三個世紀。)都是導向未來的(成功)畫面。銷售話術裡有一個「假設成交」的概念──業務員心裡要有著「顧客已經把商品買回去」的畫面,並且把這個想像傳遞給顧客。

這些「想像成功」的畫面,能激勵你。(換個詞:『潛意識地影響並驅使你行動』)

催眠師要能讓人「想像成功」──一個達成的狀態,成為腦海中的具體圖像。

這種目標激勵,以及導航整個系統協作的機制,在催眠狀態下,會進入「自動化」反應──亦即電腦程序啟動了!。

二十年前我在高中服務,有個高三的學生來諮詢。他讀書沒有動力,晚自習的時候書本翻在眼前,一個字也看不進去。當時我的諮詢有三步驟。首先確認他的目標:一所重點大學;接著強化動機:讓他想像考上大學的情景,場景細節描繪得非常精細且令人興奮,再讓那個影像擺放在腦海裡的正前方(vision),又大又亮麗;最後我使用「彈弓法」─讓那影像縮成一顆發亮的寶石,再快速地彈入他的額頭中間點。後兩個步驟他已經進入了催眠,每次發射彈弓時他就全身一震。完成後他滿頭大汗,全身發熱,電麻麻的。

隔天我去參加三天研習,第四天回來同事說那孩子每天都過來找我。喚他來時他一臉疲憊,說每天睡不到三小時。那次諮詢後他很興奮,自發地讀書,晚上倦了關燈躺床要睡了,突然「眼前一亮,那個大學的情景一直在眼前閃,我又睡不著了,起來讀書到凌晨三點多,連續三天了──身體很累了但心情很亢奮。」

那時我完成了NLP和催眠術的學習,光顧著運用催眠來強化動機,忽略了「時間向度」─他還有大半年才要考試,這樣的方式難以持續呀!我加上時間線技巧,把影像放置在相對的時間位置上。他才放鬆下來,同時也維持著「考上大學」的動機目標在前方!

用神經語言程序學NLP的話來說,這個技術激活了神經系統。(中了彩券的人,興奮到整晚睡不著,也是腦海中的畫面縈繞不去。相對的,恐懼症患者,則要反向地消除腦海中那些惱人的畫面。我們下篇會提到相關案例。)

觀想成功景象,其實就是一種自我催眠。有位學員經常在生活中使用催眠,她寫來的心得裡提到,她代表公司參加競標時會先「觀想自己成功中標的景象」(結果連續七家都得到第一);兩個月裡減去九公斤重量(設定潛意識目標後,經常浮現做運動的畫面)。她連教養孩子都用上催眠──把催眠暗示放進跟孩子說的睡前故事裡。(「暗示植入」的概念我們將在催眠漫談系列第四回合談到。)點閱『看到自己成功的模樣』

導航系統:目標、地圖與路徑

我一個心理研究所博士班的好友,博士論文拖延了好多年無法完成。這位專精於認知行為治療法的朋友,為自己做了很多的功課卻沒能改變。後來他去找我的NLP的老師─現居住高雄的王輔天神父。

據他描述,神父跟他說的話不多,只做了三件事情。首先,讓他描繪現狀;再來讓他構想論文完成時的景象;最後帶一個催眠,跟他說一句『現在允許這中間的過程,讓你的潛意識帶著你自動進行……』

他當時在一個入神 trance 的狀態,兩幅影像(起點與終點)之間不斷地浮現一片片的畫面,最後整個貫串了,像是電影完成了每個分鏡。他感覺到一種身心的釋放與篤定感。回家之後行動力起來了,論文順利在期限內完成。他說,『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就如我心中預期的一樣!』

NLP最重要的概念是「地圖」。在地圖上有了起點(你的現狀)和終點(你的目標),路徑就產生了。「以終為始」,真的是成功人士的七個習慣之一(科維)。NLP模式的諮詢與教練工作裡,建立關係和釐清「所欲結果」非常重要。整個工作的重點不是施加一個技術讓人改變,而是協助來訪者釐清他真正想要的結果是什麼。催眠的好處是在潛意識深層領域裡,彰顯這個「成功形象」,讓改變的意圖邁開自動化的路徑。

一個好的目標設定,是一個清晰的地圖,當目的地清楚了,自然就有了路徑。像【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書所說的「當你真心渴望某種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協力來幫助你完成。

我們都具備導航系統──打個比方,有目的性地查詢一個詞彙,你會在書店飛快地翻閱,自動進入速讀與影像閱讀的狀態。而催眠師的工作就是激活這個高效的自動導航GPS

孩子的學習經常有「地圖錯誤」和「路徑不通」兩種情況

有些時候「路徑」需要引導與鋪墊──通常是那些個生活經驗值不足、信息庫存量不大的人。比方,小孩。

是否看過這種情況?孩子學寫字,一個生字寫錯了,老師讓他罰寫幾遍。但隔天再來考試,還是錯了─寫的還是原來那個錯字。這說明了他第一次學習時所建立的(錯字)字型圖案沒被覆蓋。他會持續地寫出錯字,這是神經連結的特性─喜歡走老路。好的教學要讓他建立新連結(走新路),要讓他把正確的圖像覆蓋上去,學習的路徑才算完成。(不然,只會回到原先的錯誤連結路徑。)

(孩子成長時期有個雙腦整合階段,容易出現鏡像文字筆畫左右相反,他們寫出的是「腦中所看的字」而非「眼前課本上的字」。因此,「更新腦中的地圖」才是正道。)

有個跟我學催眠和NLP的小學老師,說了一件特別有意思的例子。他班上有個孩子經常忘了帶家庭聯絡簿到校。他屢次叮嚀、罰站各種方法都試過了,但孩子還老忘了帶!他學到NLP的地圖與路徑的概念後,用一個簡單的想像引導程序,讓這孩子此後都記得帶來。

他怎麼做的呢?他先讓孩子放鬆坐下,問他回家進家門先做什麼?「把書包放下,去打開冰箱、拿點心吃」。瞭解了孩子回到家的「行為路徑」之後,開始讓孩子想像「把書包放下後,拿出聯絡簿放在餐桌上,去打開冰箱拿出點心也放在餐桌上吃。」。這個過程他引導一遍,接著讓孩子閉著眼睛口述一遍,他還特別觀察孩子在口述的時候身體有著同步的姿態(翻開書包的動作、拉開冰箱門的手勢)。

這位小學老師笑著說,這孩子天天都帶聯絡簿來了,甚至有一天校慶,不用帶聯絡簿來校的,這孩子還是帶來了。

把「要建立的行為」(帶聯絡簿)嵌入原本的行動路徑裡,成為一個「慣性路徑」──這是養成新『習慣』的方法。因為,要改變一個不良行為、戒斷一個壞習慣,在神經生理上是做不到「取消」這個動作的。(難道要用電燒法來燒灼神經嗎?)正確的方式是要培養一條新路徑,以替代原路徑。當新路徑因為強化(增強反餽)而成為優勢的時候,新的學習才算完成。

對老是忘了帶聯絡簿的孩子,說教懲罰是沒有用的;要讓他有路可走──給他正確的行為路徑,直到成為習慣(形成神經的優勢連結自動化反應)。催眠師要讓人展開地圖並有行動路徑,對方的改變才能順利上路。

所以,催眠師的第二個啟示:要讓人想像成功打開心靈地圖與成功路徑

人們都想要改變,但人們會卡住,問題通常在:

1.不知道要去哪裡?(沒有目標、沒有地圖,沒有導航系統)

2.不知道怎麼去?(沒有行動策略、可行路徑);以及

3.內在干擾錯誤的地圖,及自我阻礙無法行動(害怕成功、認為自己不值得擁有)──第三點我們談到【催眠治療動力改變模式】時再說。

催眠師要能讓人想像成功,打開他的心靈地圖與成功路徑。以下是催眠引導能做到的:

讓人看到目標、看到未來、看到更大的地圖、建立導航系統(激勵與導向),以及更改錯誤的地圖:自我干擾及恐懼症─例如孩子因為怕老師而不敢上學

這些我們下篇來談。

【催眠漫談系列】與您聊聊關於催眠的「一種態度」,以及由此衍生的「一套方法論」。

【催眠漫談系列】後續預告:更有效率地讓人進入催眠並得到改變...

第一個啟示:催眠師是信心的載體;也能讓人『心念設定成功』

第二個啟示:如何讓人擁有「成功的心靈地圖」

第三個啟示:同時跟來訪者的兩個心智系統對話。

第四個啟示:如何使用多層次的暗示,包括在睡眠中。

 

第五個啟示:省力與不對抗原則優雅地讓人自動進入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