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論兩個心智系統─催眠大師是怎樣煉成的?三個故事與9層心法-3(上篇)

論兩個心智系統催眠大師是怎樣煉成的?三個故事與9層心法-3(上篇)

 

系列前文一覽...

第一篇:催眠師是信心的載體;也能讓人『心念設定成功』!

第二篇:要讓人想像成功---打開心靈地圖與成功路徑。上篇)(下篇

這回來談談卓越的催眠師應當具備的能力─除了前述的信念信心(第一篇)以及引導想像、心靈地圖(第二篇)的概念之外,米爾頓艾瑞克森有一種為人稱譽嘆服的觀察力,他能觀察到來訪者隱微且多層面的訊息,並據以運用─他精擅於間接、隱密影響的溝通。(例如,他會眼睛望著地面唸著催眠詞,彷彿是跟自己的內在對話,但他同時展開周邊視覺,用眼睛餘光注意著眾人之中他鎖定要催眠的對象,跟隨著他的呼吸節奏、身體姿勢的移動,而變化著他的用詞與音調!)

對人好奇

催眠師善於掌握心靈力量,也對人類的心智運作和行為模式好奇。先從大師小時候的故事說起。

艾瑞克森是色盲,他的視覺只能對紫色有感覺。他還是一個罕見的音痴,聽不到音調的變化,沒有辦法欣賞正常人稱之為音樂的東西。

6歲的時候,他走過一個教堂,教堂裡很多人在練習合唱。因為艾瑞克森是個音痴,他聽不出他們合唱的音樂,他只是很納悶,這一群人發出這麼奇怪的聲音,為什麼卻那麼快樂?他看著看著,找到了一個答案,哦,他們在一起呼吸,呼吸的節奏是一致的,所以這麼快樂。
於是,從6歲開始,別人跟他說話,他就和別人一起呼吸。上課時,他不去聽老師講什麼,而是跟著老師的節奏呼吸,老師看著他,他就點頭,發出的的的聲音,這聲音是隨著老師呼吸的節奏而發出的。別人都無法理解他到底在做什麼。但有一個人和自己呼吸的節奏一致,會產生一種奇特的和諧。這種韻律感成了艾瑞克森催眠的重要基礎。(註1

與人呼吸同步可以建立契合感,是艾瑞克森催眠學派為主很重視的訓練。

(本篇末會提到「在親人睡著之後與之同步呼吸,再催眠引導」的「睡眠中的催眠」。操作者首先要能觀察出對方的呼吸韻律,以判別他在睡眠週期的哪個階段。)

觀察、觀察、觀察!

艾瑞克森17歲那年因病癱瘓,他的心智被囚禁在無法動彈的身體裡,只能透過眼睛耳朵來觀察外界的一切,包括家人的互動時,說話的聲音和用詞聰明的少年開始發現許多「溝通中的細微訊號」,像是短短的一個詞「好啊」卻有著許多不同的聲音表情。他也觀察正在學走路的小妹,研究妹妹如何踏出每一步,他觀察那些肌肉的運作如何形成一個移動。艾瑞克森重新有意識地學習如何使用身體,並且銳化各個感官的敏察力。(我們知道,後來他靠著觀察、想像等心靈的力量,終於能夠走動甚至進行一趟獨木舟之旅,詳見第一篇。)

做為一個色盲、音癡、閱讀障礙的孩子,還經歷了一段身體不能自主的癱瘓生活相比於正常人,他與世界溝通的許多通道都被關閉了。但他也因此打開了正常人所沒有的一些獨特的通道與潛意識溝通的通道。

他發現人類的溝通模式非常精細,說話時的表情、聲音裡的某種音調..,遠比說話的內容更有意涵,他還發現了在催眠介入時很重要的「多層次訊息」,以及「潛意識訊號」。 這些都融入了他的治療工作以及催眠教學裡。

艾瑞克森常訓練學生觀察力他要學生去觀察遊樂場的一群孩子,預測他們會和誰一起玩,以及下一步會做什麼。或者要學生去觀察一群人的互動,判斷誰會先離開,誰是下一個要說話的人。他認為作為一個催眠治療師,能辨認多層次的訊息/信息,以及多層次的溝通(multi-level communication) 是很重要的能力。因此艾瑞克森的女兒形容她爸爸有個咒語,經常掛在嘴上:「觀察、觀察、觀察!」

非語言訊息

那麼,他的觀察力有多厲害呢?

根據記載,艾瑞克森能藉著辨認他的秘書們的不同打字模式,而推斷她們是在月經前、月經中或者月經後的狀態(Rosen,1982)。他的學生海利(Jay Hally)在一篇文章中論述了他如何憑藉著一位女性前額皮膚顏色的變化來推測出她剛懷孕。

艾瑞克森認為這些非意識(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的訊息在溝通中非常重要。他另一個學生薩德記錄,有一次艾瑞克森和朋友去見一個通靈人,通靈人確實能說出關於他的許多正確答案。在會晤結束他們出來之後,艾瑞克森給他朋友看一串紙條──那是他進去拜訪通靈人之前先捏造好的「答案」。與通靈人互動問答時,艾瑞克森心裡「想著」他預先捏造的答案,而通靈人都一一符合了。

艾瑞克森在出發前就設計好這一切,目的是向他的朋友證明:通靈人憑藉的不是通靈、神通、超感應能力,而是一種讀取當事人隱微線索的能力透過觀察極細微的身體非語言訊息。

觀念運動

他自己能在半條街之外,分辨來車司機是要右轉還是要左轉連司機自己也沒有察覺到他的下意識已經先洩露出意圖通常在轉彎之前,司機會先將身體傾向欲轉方向的另一側。這種「心裡的意圖」會透過肌肉張力肢體細微動作顯現出來的現象,在催眠學上稱之為「觀念運動」( ideomotor)或「念動反應」(ideomotor responses )─司機望向前方路口,「準備」(intention)要轉彎時,身體會同步地產生張力(tension)

舉個例子,如果跟孩子玩一種猜銅板的遊戲,要他把銅板藏在他的兩手之一,然後握緊拳頭同時伸出雙手,問他「你藏在哪裡啊?」問的當下就可以察覺他是藏在哪一隻手掌裡。(暗示:看他的臉,眼睛和鼻子的方向,兩邊肩膀和手臂的肌肉緊張度,甚至腰肢的輕微擺動。)美劇裡頭善於觀察的探員,會漫不經心地提一個問題(「你先生會把資料放在保險箱嗎?」),看被問的女士眼睛和脖子隱微轉動的方向來得到信息。這些都是觀念運動的例子。最常用於催眠情境的 Ideomotor Response 是靈擺和探水針。

艾瑞克森是觀察以及運用「觀念運動」的專家。這在催眠治療中非常重要──因為來訪者通常是「無意識」地顯露出許多細微訊息,包括觀念運動。

不聽信來訪者口說的「故事」

能夠辨識「非意識的訊息」和「觀念運動(念動反應)」的能力,是催眠師、治療師必備的能力。先看一個例子。

催眠訓練課程教到治療技術時,要學習辨別症狀和模式(「催眠漫談系列」第八單元將論述「症狀與治療」)。要邀學員上來做教學示範,我提問:有沒有一些自己很想改變的行為模式,但老改不了的?

有位女學員說,她總是「拖延」。她先生一起來上課,就坐在她旁邊,猛點頭。

要確認議題動機,以及收集資訊,我喜歡問雙向問題:說說你都拖延些什麼?以及「不做那些(你認為重要卻老拖著的)事情的時候,你又都做了些什麼?」我聽她回答了幾句話後,直截地說:『聽來拖延不是你的問題啊!』

她陳述拖延的時候有一種「不是很嚴重的表情」,而且轉頭看她的先生(有一種怯怯地擔心被評價的表情)。

她說做另一些事情的時候有一種想偷笑又忍住、像孩子般的調皮表情、很輕微地幾乎難以察覺低頭轉開(偏離她先生的臉)。

用形象又誇張點的比方,說到拖延去做的事情時,是個苦悶的臉龐;說到另一些事情(看電視、東摸西摸、小玩小耍)的時候,有種少女的青春神情!(只是這少女有個「不可以,會被罵」的內心聲音。)

當我說「聽來拖延不是你的問題」時,她的嘴巴張大詫異但臉頰笑肌自動牽開,身體挺直有活力,但隨之身體又萎頓下來。(內在的評價系統又說話了!)

我對她有個印象,這是一個想要自由地玩,但不被允許的孩子。她的生命中有許多「應該」,而她也確實一直努力做著。(她的工作產值其實非常高!是個女強人。)

課程結束後她寫了心得來,記錄這一次的小小談話:老師說催眠的三項基本工具:觀察、引導、聲音。我很佩服老師在和每位同學互動時,老師的觀察力真是太敏銳了! 當老師在就我拖拉的議題時,老師從我回答時的語調和態度,觀察到我並不以拖拉為困擾,雖然我嘴巴說是困擾。這個經驗讓我從老師身上學習到不要相信個案說甚麼,而是要看到個案非語言的表達,它才是真實不會欺騙催眠師的訊息。

拖延不是她的問題!所以多年來這個行為模式一直維持著,這個行為有好處,心理學上稱之為「次級獲益」(Secondary gain)從某個角度來講,拖延是她的好朋友,拖延解救了她!設想,若生活中全部充滿了「應該做」的事情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生命狀態?

拖延是個出口,一個稍息──只是連這個出口也被批判抑制了。

因為「拖延不去做那些應該做的事情」不是真正的解方!(頂多是個抗議。)

要問的是,「如果你得到允許,可以不做那些被認定應該做的事情,你真心想做什麼呢?」

她真正的議題是未能解放自己,去尋求衷心所欲並付諸行動。卻陷在「社會認可」和「自我想望」兩者的衝突(我拖延,而拖延不好!),這種自我貶抑(自責)會一直重演。我們周邊都有這樣的朋友──或許我們自己也是經常拖延又自我不滿,學習各種時間管理技巧,使用各種激勵或懲罰手段,而終究沒有改變。

非意識的訊息更真實

在這個例子裡,來訪者口說的「問題」不是真正的問題!這是第二篇下篇裡提到的誤區新手諮詢師容易掉入問題的泥淖,注意力完全放在陳述的問題內容,聽信了來訪者口述的「故事」,但卻忽略了他這個人當下「如何」述說。相較於所說的內容,他的用語、神情、肢體細微的變化其實說得更真實、說得更多。

但我們又知道,來訪者不是故意要騙你,他的苦惱很真實──在他的主觀意識裡真的是如此!

這是為何要使用催眠來工作的原因,催眠能夠有效地跟來訪者的兩個心智溝通。一個是自認知道一切能夠管理一切的頭腦意識(consciousness),另一個是潛伏在意識底下的部分(sub-consciousness)。意識冰山的古典模型,把冰山海面上與海面下區分為兩個不同的國度,有著不同的邏輯,說著不同的語言。但最早在佛洛伊德時代,冰山海面下的部分,名稱不是下意識、潛意識(subconsciousness),而是「無意識」(unconsciousness),意味著這是一個「無法被知悉」的領域,是我們「頭腦自我」無法知曉的另一個心智自我。

催眠被認為是與潛意識直接溝通的工具,一般人認知的舞台催眠,以及常見於電影中的怪異情節(失去記憶、轉換性格)等許多看來炫目的催眠現象,都說明了存在有另一個「未知的我」。

兩個心智系統

催眠漫談第一篇提到了眼睛睜不開(小肌肉控制)、手臂飄浮、人橋(大肌肉控制、類顛現象),屬於催眠深度量尺中的輕度,若進到了中度和深度的催眠,會產生遺忘控制(讓人忘掉數字、姓名;當然也可以回復已經失去的記憶)和幻覺控制。

以下兩個學員有關催眠遺忘和幻覺的記錄,可以說明「我們都具有兩個心智系統同時運作」的事實。

第一個例子裡,在課堂上演示眠深度,受試學員記述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我暗示她會遺忘英文字母的時候,她的頭腦還想著「怎麼辦?我要配合演出嗎?」然後『可是非常奇怪,當我的意識在思索這個問題時,潛意識卻已做出另一個反應了,像老師要我拼出狗的英文dog,我的意識才在想好險這個單字我會拼,可是,嘴一開只唸得出g!過程中我自己根本也像在旁觀看的同學一樣,驚訝不已。』(連結催眠幻覺實驗

另一個例子是我現在的合作伙伴-K先生十年前做的案例,他專長是舞台催眠和NLP行為教練技術。當時他把一個朋友催眠了之後,暗示對方英文字母B會消失,左手就是右手。喚醒之後他的朋友怎樣也想不起來如何拼出book,要求唸出英文字母時流利地說出ACDEF…,渾然不覺有少了什麼。讓他寫字時自然地用左手來寫。可以看看K先生的記錄內容,,他設置了一個後暗示,在對方離開校門時,催眠狀態會解除。記錄裡的形容很生動:催眠指令解除的那一剎那,彷彿腦門裡有個開關啪一聲切換了,受試者的神情和思考速度都轉變了。連結兩個心智催眠遺忘以及知覺轉換)

善於觀察的人可以看得出來,人在催眠狀態下和他在清醒狀態時,是兩張不同的臉眼神、肌肉張力、表情訊號都不同,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自我

與下意識協商

話說好多年前我學習傳統催眠,也大量閱讀艾瑞克森的文件時,有個案例讓我學了一課。來訪者是個聰明理智的人,條理地陳述自己的問題,做為一個新手催眠師,我試了幾種引導方式,無法把他帶入催眠狀態他的頭腦意識還堅持在主導監控的位置。偶然間我發現他的手指頭在某些時刻顫動著在我問到一些敏感的問題時,瞥見他的手指頭自發地顫動。當我追問這問題時,顫動頻率更快了。

當時我沒有把握用艾瑞克森的方法,我使用了傳統催眠的訊息超載技術。我請他低頭望著自己的手,問他一個問題,他看到手指自動顫動而驚呼一聲!然後我對著他的手指說,手指呀,某某(他的名字)一直看著,但你出不來,很著急是吧?語畢,他的手指飛快地顫動。我說,好,現在停下來,因為我注意到你了。手指立刻停住。這種手指顫動的現象是非意識的無法用頭腦指揮(反之,有意識地動手指,是一種平滑且順暢的伸展移動)。接著我說,讓某某的頭腦忙一個事情,這樣我們就有空間講話了,好嗎?(顫動!)

我請他做一個算數,從兩百開始,每次減三,計算並且說出答案來。他開始數算出聲音,我則透過跟他手指頭的溝通完成了這個諮詢過程。最後我問他的手指頭(他潛意識的代言人)創造出一種新的行為來替換之前的困擾行為,手指頭顫動非常快,而他本人也叫出聲音說「身體怪怪的、有一種電流亂竄的感覺。」在我的邀請下他閉上眼睛「休息」一下,之後他說腦袋裡面一些畫面一直冒出來。我給他一個晚上會作夢的後暗示之後結束這個談話。

人類真的有兩個心智系統!而透過催眠,可以與之溝通對話。

此後我都會注意著來訪者的非意識訊息,現在教學時也會特別指出來,如同下列這個例子。

(學員記錄)第三週開始教時間回溯,是個讓人很期待的課程,主要的技巧為情感橋與時間線,透過催眠來喚起潛意識中的記憶。催眠師若能靈活運用時間回溯的技巧,可因此而發現一些個案潛藏的訊息,而縮短治療的時間。催眠師在催眠過程中的主要任務為引導與陪伴,讓個案自己去觀看 / 經歷,使壓抑情緒得以宣洩並從中學習這些生命中的經歷對生命的意義。老師示範了幾個案例,一些進入催眠的學員表現精彩:透過負向情緒的連結,有人很快的找到相關情緒的時間點,描述小時後受到的委曲而啜泣不已,個案也因完全融入而用小孩子的語調說話。在潛意識的激發下,身體的顫動,食指不自主的抖動令人訝異;甚至看到一個示範的個案情緒發洩時,食指的抖動非常強烈,看到老師居然開始與食指 ( 潛意識 ) 對話,那個急欲傳達某種訊息的潛意識,認同了老師的要求而收歛、漸漸平息人體的奧妙,生命的神奇,潛意識的浩瀚,不禁讓人嘖嘖稱奇。

另一次則是跟某個睡著學員的潛意識溝通,他積累太多壓力了,在催眠學習中進入深度的放鬆還打呼。我感覺他需要更多的休息,於是讓他繼續睡直到身體休息夠了再醒來。我跟打呼的他說話時,注意到他的呼吸節奏回應著我的話語。這說明了哪怕人在睡眠中,潛意識依然運作著。以下是當時的學員記錄:

記得有一次,一個學員在課堂上睡著了,還一直大聲打呼,大家都叫不醒他。凌老師就走過去,跟他的潛意識做了個聯接,並得到了對方身體上的回應,凌老師收到之後告訴他:我的課程講到一半的時候,你就會醒過來,而且還會因為沒學到東西有一些失落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所有人大吃一驚。過了一段時間,他突然醒了,坐起來之後眼神顯得很迷茫,甚至有點不安,真如凌老師說的那樣。這讓我看到了睡眠中催眠的神奇之處。

詳見學員心得睡眠中也可催眠文中可以看到這位學員如何運用催眠幫助83歲癌末老人家舒服好睡。

催眠不是念稿子讓人放鬆熟睡,而是取得潛意識反應

神經語言程序學NLP認為溝通的意義在於所得到的反應而非某方表達了他個人的意圖就了事。催眠是跟第二個心智系統(潛意識)溝通,因此要取得(潛意識)的回饋。我常跟學員說,催眠不是唸唸稿子讓人放鬆或熟睡而已一般常用的漸進式放鬆引導法最容易導致這種結果。而在來訪者放鬆狀態下給予所謂的正面暗示詞語(「你會越來越健康」「感受到愉悅幸福」「醒來之後愛吃健康的食物像是蔬菜水果」「每次香菸靠近嘴把就感覺噁心」),不見得能真正進入潛意識。(這部分留待後續「暗示」專章,以及「改變的心理動力理論」時再予論述。)

在催眠訓練課上,觀察力的訓練很重要,特別要注意到「不一致」的訊號和潛意識的ideomotor responses。我們會要求學員練習把對方帶到無意識的狀態看似睡著,對外界聲音沒有知覺與反應。然後下達念動反應暗示像是「動動手指頭」的指令。很多學員被喚醒後表示完全熟睡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但他們的手指頭在指令之後三秒鐘內顫動了。這種對無意識系統的溝通與暗示,是另一個技術「睡眠催眠」的基礎。

取得潛意識回應之後,下一步則需設定「是與否」(yes or no)的信號系統,才算建構好回饋管道。ideomotor responses 有很多種,我們做過鼻孔變大、臉上的膚色變紅與變白,手指顫動最常使用──因為容易觀察與操作。艾瑞克森則習慣使用手臂作為指標,他會讓受試的整隻手臂不由自主地抬起來,成為漂浮手臂。

不管是手指或手臂,都需要分辨其模式的真偽,以手指來說,如果受試者的手指移動是流暢迅速的,那就是「意識指揮」的狀態,潛意識引發的模式是快速顫動抖動。

下篇將談到潛意識反應的更深意涵。為何做完了催眠也施加了暗示,改變還是沒有發生?其中一個原因是催眠師錯過了、或誤判了潛意識的「反對訊號」。

什麼是反對訊號?如何取得潛意識的配合?我們下篇來聊。

下篇精華:

﹡潛意識有話要說,我們要能聽到它的聲音,還要能聽懂它的意思。

﹡症狀是朋友,不是敵人。

﹡傳統催眠師的誤區。

﹡為何催眠指令無效?

1:網路資料,【密爾頓·埃裡克森:信任你的潛意識】

我們在此總結,催眠大師是如何煉成的?

第三個啟示是:催眠師要能觀察來訪者多層次的訊息;

並同時與其兩個心智溝通。

有關【催眠漫談系列】

與您聊聊關於催眠的「一種態度」,

以及由此衍生的「一套方法論」。

【催眠漫談系列】

●第一個啟示:《催眠師是信心的載體;也能讓人『心念設定成功』》

●第二個啟示:

《想像成功-打開心靈地圖與成功路徑》(上篇)

《想像成功-打開心靈地圖與成功路徑》(下篇)

第三個啟示:

同時跟來訪者的兩個心智系統對話。

第四個啟示:

如何使用多層次的暗示,包括在睡眠中。

第五個啟示:

省力與不對抗原則優雅地讓人自動進入催眠。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