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略談時間線(Timeline)

我們對時間,有一種內在的主觀經驗(或知覺),就像愛因斯坦對相對論的

一則比喻─在與美女談心時,覺得時間飛快;而坐在熾熱的火爐邊時,則難耐那

時光的漫長。內在的主觀經驗,以 NLP觀點來看,可以用神經系統的視聽嗅味觸

等感元(或稱入映系統)來表徵,而組織出其特定的結構和特徵。   時間線(time line)就是以視覺的感元表徵來建構吾人內在的時間知覺結構。

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對時間就有一套內在隱而不顯的感受和知覺歸類,

一些常用的詞彙、用語就透露出相當的線索。人類語言詞彙(linguistic)指出

在內在的思考上,與神經系統(neuro) 所組織、表徵的時間知覺線索相當一致

。如以下用語(這些舉例偏重視覺方面):

 

前程遠大      回顧過去             前途一片大好、光明

前途光明      走出過去(的陰影)   過去一片灰暗

前程似錦      走出過去的陰霾       前途無『亮』

展望未來      他被困在過去         看不到未來

 

遙遠的過去                   粉紅色的未來

遙遠的未來(far               輝煌的過去

很近的將來(near              過去的事(或未來)離我好遠

很(長)久的過去(long ago      把過去的陰影拋諸腦後

置身現在、此刻               投身未來

 

用視覺表徵的述詞,像一些形容詞、副詞,如指出方向(前後);距離(遠

近、長短);光亮程度(光明、灰暗、輝煌、無光等);影像/象徵物(似錦、

烏雲陰霾等)。並常用道路來表徵時間的走向,如前途、前程、long long way,

「未來的路要怎麼走?」等。

 

像『前程遠大』──『前』:方向;『程』:道路,景象,像徵;

『遠』:距離;『大』:大小,面積體積。

 

另外,動詞如:眺望(以動作表明距離及方向)、展望、回顧(方向方位)、

看、置身、走/走出、困在…等。

 

當以視覺感元的表徵來「安置」吾人主觀的時間經驗時,也讓我們可以用 NLP

次感元改變的方式來改變時間的經驗結構(及依附此結構之主觀經驗)。

 

像有些習慣的說法,如『把心頭的陰影拿掉!』、『把過去的陰影拋諸腦後』

,就揭示了 NLP應用時間線技巧及次感元技巧處理過去負向情緒經驗的一種典型手

法──把(心頭)眼前的那些『過去的陰影』拿到過去,拋諸腦後。他就能走出這

陰影,而望向、邁向光明的未來前途。

 

以下的案例就是運用上述這個時間線技巧,快速地改變情緒經驗,讓當事人

從資源匱乏僵化的困境脫出,而自然地進入有資源的彈性狀態(更能做選擇)。

 

某,女性,三十餘歲,相交多年的男友雖然論及婚嫁,但常會想到他以前有別

的一些女性朋友的過去,而心情很不好,甚至對她與男友的未來(結婚成家)不具

信心。

 

有天筆者在家接到這位朋友的電話,她情緒低落心情煩亂,因為這天晚上他男

友沒有如約打電話給她,而她打了幾通電話也找不到她男友,就陷入了焦慮和煩亂

──一直在想她男友是不是去跟別的女孩在一起?在電話中她說她的理智面告訴她

自己,她男友最近工作忙,而且已經斷絕所有別的異性關係,也和她在決定婚期﹍

但她仍然遏抑不住各種的想像和憤怒焦慮……

 

在約三十餘分的電話中,筆者注意到她總共提到三次『過去的陰影』,她說「

我也知道他那些事都過去了,現在也都很好,…但我就是一直想到這些事,這些過

去的陰影一直會纏繞著…我就是沒有辦法不去想這些」。

筆者意識到這或許是時間知覺的結構問題──她無法讓過去的歸過去。

(由於這位朋友當時在某機構接受心理諮商,和我又是朋友,在電話中我一直是以

朋友的角色定位和她談,而不是以諮商員的角色和想法出發。)

 

但經過三十多分鐘的電話談話,我覺得我對她的情緒困境並不太能有幫助……

(總之,後來我做了選擇)在徵得她的同意後,在電話上我引導她做一個心理練習

,也就是時間線技巧。

 

我先問她,「你是在腦海中的哪裡感受到、看到這些過去的陰影?那是什麼樣

的…?」她說「就在眼前,一幕幕以前她男友和別人在一起的景象;或是他們因為

這些事在爭吵的情景;還有一些過去她因此而很難過憤怒的情況」。得到她這些視

覺影像的訊息,再加上筆者以前曾導引出這位朋友的時間線,我知道她的過去是在

背後左後方,而未來是在前方略偏右。所以它這些內在的「過去影像」一直佔據著

她的未來方位,在近的未來和現在區域干擾著她。

我請她把眼前的這些影像放到她的後方偏左──她的過去區域。(過程中應用

trance 引導的聲調和語法)。

在電話中整個過程約五分鐘,她很快地感覺到「心頭鬆下來,變得更寬鬆了。

而且很奇怪,當這些影像一放到後面,眼前立刻就一片亮──很舒服柔和的亮光,

然後覺得整個身體好像變得比較開,比較大,好像被光包圍住,很溫暖;而且後面

的那些影像也自動變得黯淡不清楚……整個感覺很舒服…」

 

她進入放鬆的身心狀態(原來的焦躁和氣憤不甘等情緒立刻轉化消失不見),

從電話中聽到她聲調變得緩慢低沈,呼吸沈緩,而且不愛講話答話…我等待約兩三

分鐘,再引導她隔離背後的過去影像,強化並裝飾前方的未來(讓她進入一種光裡

,以及用 Milton 語法導引來呈現、預演未來的各種正向可能性影像)。

她就完全進入另一種富資源的心理狀態(state),速度之快讓我十分驚訝──

而這是筆者第一次運用這種「時間歸位」技巧。

 

之後約五分鐘我們就輕鬆地閒聊,很有趣地,她就多談未來──她自己的專業

發展和她和他男朋友以後相處的情況她打算要怎麼做等等(從困境解脫之後,她就

進入未來導向並能規畫行動)。

 

以後有幾次的聯絡,她提到這個方法對她幫助非常大,以後每當她察覺到她陷

入類似的時間僵局時(包括情感及其他層面的煩惱),她可以很快地自行操作(她

特別提到『我很喜歡進入我的未來,那帶給我很大的力量。』)。後來她甚至熟練

到可以為她周圍的朋友們做這種脫困技術。(因為這種 NLP時間線技巧非常簡單易

學。)再次,我深深震懾於 NLP的威力,並對它為人類帶來的益處,充滿敬意!

 

後記:後來她找了些朋友,邀筆者前去分享這種 NLP 的技巧,她的男朋友也

來參加這次一天密集的時間線主題課程。兩個月後,我收到了他們的結婚喜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