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Profile

Layout

Direction

Menu Style

Cpanel

最後的問題(The last Question)

 

故事是從西元二零六一年說起,一部巨大無比的電腦設計了一部巨型太陽能衛星,將太陽能傳送回地球,解決了地球的能源問題。這部類比電腦AC(analog compute)既巨大又先進,連技術人員也不清楚它的運作原理。有兩位喝醉酒的技術人員打賭五美元,他們問電腦太陽是否能逃過一死?宇宙是否終將滅亡?AC想了一會兒後回答:資料不足,無法作答。

 

數世紀後,AC解開了超空間旅行之謎,人類開始在無數的恆星系統殖民。AC變得非常巨大,各個行星都要空出數百平方英里容納它;它變得非常複雜,只能自行維修檢查。一對年輕夫婦帶著孩子,在AC的精確指引下,搭乘火箭穿越超空間,到新的恆星系統殖民。父親不經意地提到恆星終會死亡,孩子們開始緊張了。他們苦苦哀求:「不要讓恆星死掉。」為了安撫孩子,父親問AC熵是否能逆轉。父親看了AC的答案後說;「看吧,只要有AC,一切都不成問題。」他安慰著孩子們:「到時候AC會解決所有問題,不用擔心了。」他一直沒告訴孩子,其實AC說的是:資料不足,無法作答。

數千年後,殖民已遍及本銀河系各角落。AC已解開長生不老之謎,也找出駕馭本銀河系能量的方法。現在它必須找出適合殖民的新星系。AC變得更加複雜,已經沒有人能瞭解它的運作。它不斷地重新設計和改良自己的迴路。兩位高齡數百歲的星系議會的委員,正在辯論該如何尋找新的星系能源,他們懷疑宇宙是否快停擺了。他們問:熵能逆轉嗎?AC回答:資料不足,無法作答。

又過了數百萬年,人類已遍布在宇宙無數的星系中。AC已能將人的心靈和肉體分離。人的心靈能在數以百萬計的星系間遨遊,肉體則被安置在一個被遺忘的行星上。兩個心靈在外太空中相逢,他們不經意地談到人類到底來自哪個星系。現在AC變得更大了,它的大部分結構都被存放在超空間中。AC將他們傳送到一個不起眼的星系。他們非常失望。這個星系太普通了,和其他星系並無二致,太陽也在很久之前滅亡了。這兩個心靈開始擔心了,因為宇宙中無數的恆星也將步上太陽的後塵。兩個心靈問到:宇宙是否能夠逃過一死?AC從超空間中回答:資料不足,無法作答。

又過了數十億年,人類的數目已經多得數不清了,每個人都具有不死之身,每具肉體都有機器人照料。人類的心靈能在宇宙中來去自如,廣泛地探遊各星系,得到的知識都傳回AC

AC具有了全宇宙的智慧,本身不斷地發展,也能掌握運用宇宙能量的技術。當時間過往,人類的心靈了悟到生命與存在,選擇拋棄了肉體,最後他們結合成一個心靈,而這個心靈又與AC合為一體。這個智慧的大心靈的千萬億片意識觸角滿佈在宇宙的每個角落。AC是什麼?它位於超空間的何處?這些問題已經不具意義了。人類的集體心靈思考著:「宇宙快死了嗎?」恆星和星系相繼死亡,宇宙各角落的溫度都接近絕對零度。

人類絕望地問道:星系正開始變暗變冷,宇宙是否就要走上絕路了?AC從超空間回答:資料不足,無法作答。

人的心靈已與AC合一,也只剩下唯一一個問題,擁有絕大的智慧與能量的AC不斷運作。從千億年以來,它不斷地收集資料,操作著各種的可能性…然而它仍然無法回答。

經過一段無窮的時間,宇宙終於滅亡,連時間也不復存在。

在這一段無窮的時間中,AC一直在蒐集資料,思考著最後的問題。當最後一粒星塵崩解,宇宙進入完全的寂滅之刻。AC終於找到答案了。但卻不知道要告訴誰。AC仔細地設計了一個逆轉熵的程式。它蒐集了冰冷的星際氣體,聚集滅亡的恆星,集合成一個大球,這球有著絕對的質量,卻不佔據一丁點的體積。

一切就緒之後,AC從超空間喊著:要有光!

就有了光───

到第七天,它休息了。

我在台中科博館外的樹下,和淑如說了這一個從書上看來的故事(當然我有一點點改編啦!)(註1。我很喜歡這故事,它讓我動容之處不是它引發了開闊浩瀚的視野,也不是作者對『創造之始』的巧思。而是人類持續不斷地抱著一個亙古的情懷──這一切的一切,是因為,想要存在!

(所以人們不斷在問:當世界滅亡,我們會在哪裡?當肉身毀敗,我們又在哪裡?)

(這幾乎也是宗教的起源,也是人異於動物之處,總是不可遏抑永無休止地去思索自身的存在及永恆性,與想要創造出永恆性的起源吧!)

新時代思潮中的賽斯(Seth)資料裡提到,神(一切萬有、造物主)渴望體驗,想要存在,要去表達與經歷。所以在那絕對的一刻,以創發性的爆炸姿態,往外擴展,而從無到存有,成就一切,創造了一切。

而我們就是這一切(一切萬有)的一部份──我們本身就蘊含了,想要體驗,想要存在,想要創造的部分。

當詩人羅智成說:『我心有所愛,不忍世界傾敗。

(引自其詩作『一九七九』)

我毋寧更欣賞的是羅勃‧費滋(Robert Fritz)所說:創造的源頭動力是愛!他說:『因為愛,所以創造,讓它存在。』(註2

想要存在、想要經驗、想要表達…….

這也是我建立這網站的心情了。

這是開始的故事,也是一切的答案。

(朋友,也和我一起想想,因著你的愛和存在,你創造了什麼?)

1:這段故事是從商周出版的科普讀物『穿梭超時空』中摘錄出來的,書的作者是加來道雄,一個日裔美籍的物理學家,任職於紐約市立大學物理系。然而這故事又是源自艾西莫夫Isaac Asimov的創作:The last QuestionAsimov 本身是生物化學家、科學類作家、歷史學家兼小說家。一生著作的質與量十分驚人──將近四百本書!(傳說他右手寫科學論文,左手寫科幻小說。在科幻小說界是個宗師級的人物。)

2:這是出於羅勃‧費滋(Robert Fritz) 的『阻力最小之路』一書,天下出版。 Robert Fritz專研創造過程,本身即是傑出的創作者─音樂家和作曲家。『第五項修練』的作者彼得‧聖吉曾參加他的研習課程,後來也和他合作,他對彼得‧聖吉頗有啟發。Robert Fritz 另一本著作『從零到無限─引爆生命行動力』由知英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