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复原  身体的回归路

导言:当我们的身心与神经系统拥有足够的心理强度与充分的资源时,创伤的疗愈和整合是自然的,有如水的流动一样。那些原本困扰我们的哀伤、恐惧、愤怒或焦虑 等情绪,也将会转换成一种新的力量与内在资源,让我们能够更弹性且流畅地面对生活中的各种突发事件与意外,并进而发展出一种自然的自我保护与自我疗愈的能力。

创伤复原  身体的回归路

文 凌坤桢

压力与创伤,是生命中难以免除的挑战

最近一档新闻节目做了总结,到目前为止,我国已发生235级以上地震。连日的阴雨天气引发了多地的洪灾、泥石流等。灾难之后,我们要问那些遭遇各种灾害的人们现在安好?他们失去家园和亲人的心是否已恢复平静?

的确,我们一生中不管是自己的或身边的亲友,总免不了会遇到创伤——幼童的跌倒、受惊吓,意外事件的伤害,遭逢生离死别或天灾、人祸,乃至各种非预期的意外事件,和生活中层出不穷的压力事件……

只要事件发生的当下及随后,无法适度地因应那些情况所带来的身心影响,都有可能形成创伤以及相关的身心症候群。越是早年所遭遇到的创伤,其影响越深远,但同时也隐微而难被察觉,导致人们得忍受着莫名且长期的身心折磨。

外在的事件或许已经被我们遗忘,但这些事件所带来的冲击,以及对身心系统的影响却不见得会随着遗忘而消失。这些未完成、未曾经过身心系统充分消化的冲击都可以称之为创伤事件。

什么是创伤

    最近的研究认为,创伤不是疾病,也不是失常,不是某人的心理承受度低或不够坚强,而是一种个体在遭遇巨大威胁时,身体本能动员的强大能量无法适当释放转而被冻结封锁在内的情况。换句话说,它是生理性的!

 创伤指的是人们在面对巨大的威胁、压力,或无法承受的情况后,出现的让人备受折磨的不良症状。生物体遭遇到危险时,会启动防御能量。身体动员了强大能量(主要来自于压力荷尔蒙和神经自主反应)用以逃跑、抗敌或是举起重物来救人。若这些“应释放的能量”受阻无法全然开展而仍停留在体内,就会进入了创伤内化的机制─原本用以逃跑求生、防御抵抗的能量被封锁在体内,形成瘫痪冻结”。当残余能量未能适时消退时,它会干扰神经系统的运作,对身体、心智与心灵造成破坏,这也就是创伤症状。

创伤经验残留在神经系统与细胞层次,使得个体很容易再次被激发!这解释了为何有人长年遭受创伤的生、心理影响,包括一些痛苦经验和折磨人的身心症状。它会人反复发作,除了莫名的疼痛与身体不适之外,创伤的三类反应状态:经验重现、焦虑亢奋与过度警戒、麻痹空白与恍神等,常让人活在折磨里。

创伤的症状

以下是常见的创伤症候群:

﹡莫名的身心疾病。常头痛、偏头痛、颈部与背部的问题

﹡皮肤问题、消化问题

﹡免疫系统的问题、内分泌的问题

 

﹡容易受惊吓

﹡过度的警戒感(常在一种不安、紧张的状态)

﹡容易恐慌、焦虑、害怕(但并不是来自具体的威胁事件)

﹡无法控制地经常出现某些画面或过去的记忆

 

﹡情绪容易放大,或起伏剧烈(像是突然暴怒或哭泣)

﹡怀有羞愧感(觉得自己很差,没有价值)

﹡过度害羞、怕人、怕展现自己或被看到

﹡情绪的感受和反应都很少─好像失去感觉、漠然

 

容易倦怠,感觉没有生气与活力,注意力涣散或内缩,对事物的兴趣低落

﹡压力来临或事情一多就容易呆滞、空白、无力

﹡睡眠很不好

﹡很容易健忘、失忆

﹡常发生空白、晃神的状态(彷佛空掉了,人飘走了)

﹡有躲避、回避的行为(要避开一些活动、地方、或人群)

 

﹡有上瘾、强迫症状

﹡沮丧忧郁。有不好的念头。

﹡觉得没有能力去爱,无法与人连结(意愿与能力)、无法接受和给予人际间的滋养,好像心是“空”的。

 

﹡容易冲动,以及招引危险发生

﹡会自我伤害─包括身体的自残

﹡经常想到死亡

由于创伤最初是一种生理现象,影响我们的身体和本能反应,之后它的影响将会扩及心智、情绪与心灵。所以疗愈的关键不单在于心智,也在于身体。

因此,凌坤桢认为,创伤在身体,疗愈也在身体。

 

复原之道,向动物学习

但为什么大自然里的动物不会有创伤(或压力症候群)?非洲草原的小羚羊每天都活在各种生存威胁之中,但牠不会有焦虑恐惧症,不会忧郁或做噩梦。

发现频道有段视频能够说明这一点。草原上有一只灰兔在吃草,镜头转到不远处,有条蛇正慢慢爬过来。但兔子一直没发现,直到那条蛇来到牠身边。突然间小免子像木头般僵住不动,彷佛没有生息。

这是动物的假死状态。接续之前所述的概念,动物维生本能使得牠们在遭遇危险时会分泌压力激素,以准备逃或应战;而当牠不能战也无法逃时,就会僵住,彷佛冻结了(freeze)。就像镜头上看到的,在蛇接近的那一刻,兔子突然僵住了─称之为“瘫痪冻结”或“僵直性假死”。

这段影片特别的地方是那条蛇不知道为什么就滑开了,当蛇离开后,兔子全身快速地颤抖了一阵,之后跳着离开,彷佛没事般继续觅食。

麻痹、冻结、僵直,以及随后的抖动、颤抖,大自然让动物有一套自发的释放创伤能量的本能。这就是动物不会有压力症候群,不会有焦虑、忧郁等各种创伤症候群的原因!

显然大自然让动物有个完美的机制能够应付威胁压力,并且不残留在身上形成创伤症候群。但人类却不能“以动物本能性地释放”,以致积累压力和创伤。

倾听与信任身体

但人类也是动物,我们的身体,承袭了亿万年以来演化的智能。

身体本能地维持一种有机体的舒适与平衡。可以说身体自有一套调整与疗愈的机制。

孩子睡觉时会翻动身体,你可能看过孩子有各种奇怪的睡姿,那往往是成人难以持久承受的姿势。有学者认为这跟他们在发育期间身体下意识地要调整脊椎有关,这是他们身体所需要的。

猫犬类的动物睡醒后会压低脊椎骨,伸展前后腿。我们在案头敲打键盘一段时间,中断工作时也会“不自觉”地伸展肩膀和上背。这些都不需要意识的头脑去指使行动,身体本身就需要就想要,它自然能行。

创伤的复原

压力与创伤的复原,就是要让身体“自然而行”。这在动物来说完全没有问题,但人类习惯在遭遇到身体(不舒服)的感觉和(负面)情绪来的时候,会倾向“逃开、压抑、否认/漠视、替代/转移注意力、想要矫正它”等反应模式。这就阻断了自然释放的流程了。

凌坤桢会鼓励学员,对于身体的感觉和反应,采取察觉、接纳、释放与消化的原则,简言之,就是倾听身体的感觉、信任它的智慧,任由身体去做它想做的。

当人们可以静下来,展开精细的“身体觉知”,就可以发现身体有许多感觉和动能,像是自发地想要扭动身躯调整姿势等,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在释放残余能量过程中,有些学员的身体会震动与颤抖,往往细微到旁人难以察觉的程度。这些能量释放的方式常包括肌肉轻微抽搐(肌肉细部颤栗与抖动)、打嗝或自然地深呼吸、头肩臂想要转动,体温的变化、流汗、发抖颤动等。

如何让身体复原压力与创伤

那么如何让身体能够开展这种复原的能力呢?凌坤桢提到了三个原则:

1.慢下来与静下来

2.回到自己

3.寻找支持与建立连结

慢下来与静下来,我们就能真正地与自己在一起,并且注意力回到当下和身体,而不是一种逃离或掩蔽的“往外忙碌”模式。

凌坤桢对于有强迫症状或上瘾行为的来访者,有时候会带领一个“放慢动作与觉察”的练习。把一个惯性的强迫或上瘾的动作,像是慢速播放的视频,在慢中升起觉察──自己正在做什么?做这些真正能带给自己什么?

回到自己也就是回到身体。有两种简单的作法。回归中心:注意力在自己的身体重心(丹田、双腿);以及根植大地:感受到与大地的连接,踏实地站在地面上。

“回到中心“可以是一种身体体验性的操作─让呼吸到达小腹(气归丹田)。它也是一种身心的”经验“状态:当你抱起一个小婴儿的时候、注视着一朵花的时候、当看着满天星斗,或者从事一个自己很喜爱会忘我的活动的时候。这些时候,呼吸都会自然的变深而均匀。

“根植大地“的状态往往跟”回归中心“一起,当呼吸自然地深长,且双腿感觉到大地。练习时可以注意到双脚在地板上的触感,以及感受到身体(特别是下半身)的重心。大地、椅子或任何一个能够支撑你的平面都是你的”地基“─这也意味着你身处在一个提供支持的场域里。

人们受到创伤后的感觉常常是“惶惶然“、”无所依“,身体紧绷、僵硬以及封闭,扎根的感觉能让人感受到外界的支持─大地、椅子支撑了你的体重,甚至空气也在提供生命必需的支持。

相对于“无依“与”惶然“,扎根可以建立与外界的连结感,并且真实地感受到身体的存在与踏实。

 

作者简介

凌坤桢:台湾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及辅导研究所毕业(谘商硕士);美国国家催眠师学会认证合格催眠治疗师暨授证催眠训练师;实战催眠学会认证催眠训练讲师。

 

回目錄頁
分享此文章

推薦文章 Related Posts

啟程:打開心靈劇場的後台

© 2021 AQUARIUS Design. All Rights Reserved.